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

更新时间:2022-01-04 16:26:48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

来源:西瓜书城作者:叶小甜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舒四爷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第11章免费试读第11章一边紧紧抱着被子,一边又说自己“热死了”的人,四爷活了二十六年还是头一回见到。他大步流星走过去,伸出右手,两根修长的手指贴在在云舒光洁的额头上试了试她的体温。肌肤接触的一瞬间,一股清凉之气从他指背冲进来,瞬间流入四肢百骸,将他身体里那股燥热之气驱走大半。全身舒爽,得亏他早就练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冰山脸,才能忍住,没让自己发出喟叹之声。转瞬之间,男人已经...展开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一边紧紧抱着被子,一边又说自己“热死了”的人,四爷活了二十六年还是头一回见到。

他大步流星走过去,伸出右手,两根修长的手指贴在在云舒光洁的额头上试了试她的体温。肌肤接触的一瞬间,一股清凉之气从他指背冲进来,瞬间流入四肢百骸,将他身体里那股燥热之气驱走大半。

全身舒爽,得亏他早就练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冰山脸,才能忍住,没让自己发出喟叹之声。

转瞬之间,男人已经收敛心神。云舒的体温似乎比初见是低了些许,印象中初见时云舒的体温也比平常人低一些。

“你身上怎么这样冷?着了风寒?”四爷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问。

自四爷进来后,云舒身上的寒意已经减轻了些许,方才被他手指一点,更觉一股暖流从额头涌入体内,顷刻之间已经不似先前那么痛苦。

“不是风寒,是老毛病了,总治不好。”云舒回答。

“老毛病?”四爷皱眉,想了一下:“姑娘家常见的宫寒?这倒不算难事,太医院有两位太医很擅长治这个,回头爷跟福晋说一声,派人拿咱们府上的帖子请太医过府给你诊治。”

京城中虽也有好大夫,但比太医院的国手还是差了一线。能进太医院的,自然是有真本事。

云舒摇头:“不尽然。”

“跟爷说说。”四爷发现她脸色比他刚进来是好了些,且她不像刚才那样紧紧裹着被子,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了很多。

心中惊奇,他有些纳闷云舒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云舒回想了一下原主的情形,又想了想自己穿来之后的情形,对四爷实话实说:“我记事开始,便比常人怕冷些,从小到大也请了许多大夫,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这病便一直隔着。我身体冷,在那方面自然也比别人要难过。但以前并不算特别严重,咬咬牙便忍过去了。”

“后来进了咱们府,格外怕冷。”云舒很卖力地给四爷形容她的感受:“发作的时候,连骨头都是疼的。就好像有无数只手捏着我的骨头,要把我捏碎一样。”

她说着有强调一遍:“真的冷的骨头都疼!”

四爷第一次听见这么别致的形容,怔了一瞬。

真没想到云舒这摸起来比平常人略低一些的皮肤之下,藏着的竟是一个冰窟窿般的身体?

如果不是他自己看起来体温正常与常人无异,但内里却燥热不堪,每日难耐,他是不会相信云舒的。

但,现在看来,云舒仿佛和他是一类人?

他热。

她冷?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小懒猪倒也勉强算是和他有缘。

不过,她会不会是早就知道他身体燥热,故意这么表现,投他所好,想让他觉得她和自己有缘呢?

不会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四爷立马否定了。

因为自十四岁起,他便再没和太医说过身体燥热的症状。从懂事起一直治到十四岁都没治好,他放弃了。

后来,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好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么多年一直饱受体热折磨。

云舒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体状况,自然也无从偏他。

也就是说,她真的冷。

他很理解身体里那种痛苦,眼神不知不觉变得柔软许多,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可有什么法子缓解?”

他低磁的声音在她身边缭绕,那双凤眸里也映出一片柔软,像个漩涡,仿佛能把人直接吸进去似的。

云舒差一点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四爷就是她的解药,这种话能说吗?只怕说出来会被人当成怪胎吧!

万一把她当成吸人阳气的妖精烧死,那真是亏大了。还是不说好。

“倒也有,但只能缓解,无法根治。”

“说来听听,需要什么,爷让人给你找来。”四爷声音依旧低磁,眼神还是方才那般。

云舒低头,怕再对视会把自己给搭进去。

“泡热水澡,抱着汤婆子,或者加个炭盆,都能缓解。”云舒低着头,说话声音闷闷的:“只是如今才刚刚九月,各府都还不到供炭的时候。”

云舒最终没说四爷就是她的解药。

“无妨,”四爷心里说不上来为什么有点儿失落,但他很快就把这没来由的心思给拂开,抬声对外面吩咐:“苏培盛,吩咐下去,明日起给云格格屋里供炭。”

他说着又问云舒:“两个炭盆够用吗?”

云舒想了想:“会好很多。”

看她这样,他就知道肯定不够。这小懒猪又懒又蠢,脸上根本就藏不住心思。

“让人多备些,不可懈怠。”四爷又对苏培盛加了一句。

“多谢四爷。”云舒双臂生出来,圈住青年的手背,桃花眸开心地眯成一条线。

四爷真是个好人,云舒心想。每次他来,都救她于冰窖,不仅把自己送来给她取暖,还给她炭火。她这大约就是“还算得宠”的待遇了吧。

过了一会儿,苏培盛回来,站在帘外复命:“主子,云格格的炭火都安排好了。”

四爷淡淡“嗯”了一声。

“李侧福晋院里的人方才过来说特意准备了晚膳,请您过去。”苏培盛又补充。

四爷皱眉。

云舒也想起来今天轮到李氏当值。

云舒低头,没说话。她倒不是吃醋,就是有点舍不得四爷这个温暖的暖炉。且她虽然现在不冷了,但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她的心里没感觉,但身上不希望他走。可四爷要走,她也不能拦着。

四爷瞧她这样,以为她是难过,舍不得他走又害羞不好意思直说。

唔,病中的小女人是需要格外照顾些。且她那种大夫都说不出原因,找不到办法的怪病,他是懂得的。

“爷中午吃撑了,没什么胃口,你去回李氏,让她自己吃,不必等爷。”四爷直接回绝了。

云舒瞬间抬头,满脸讶异。

“四爷是真没胃口?还是......”还是不忍心抛下她?但云舒没直接问出来,觉得似乎有些唐突。

“还是什么?”他却盯着她追问。

小说《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 第11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