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鬼王的神医狂妃

更新时间:2021-12-22 09:20:34

鬼王的神医狂妃

鬼王的神医狂妃

来源:有书阁作者:顾十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谢蓁南宫胤

《鬼王的神医狂妃》第7章诡异的伤药免费试读经过她刚才那么一撞,他胸口的伤口再次裂开,绷带已经被血染红。她感觉到不妙,“大哥,你想干什么?”“我保证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没见过你!”“谁问我也这样说。”“呵。”她身后的男人轻笑了一声,漆黑的眼底冷光如利刃划过,危险无比。这傻子还挺上道的?“我凭什么相信你?”他压低声音,故意和她玩起了心计。这傻子没见过他的真容,以为他是刺客?有趣。他就套套她来这里做什么。...展开

《鬼王的神医狂妃》 第7章 诡异的伤药 免费试读

经过她刚才那么一撞,他胸口的伤口再次裂开,绷带已经被血染红。

她感觉到不妙,“大哥,你想干什么?”

“我保证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没见过你!”

“谁问我也这样说。”

“呵。”她身后的男人轻笑了一声,漆黑的眼底冷光如利刃划过,危险无比。

这傻子还挺上道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他压低声音,故意和她玩起了心计。

这傻子没见过他的真容,以为他是刺客?

有趣。

他就套套她来这里做什么。

她不是装傻么?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谢蓁心里怕得要命,她强迫自己冷静,快速的思考办法。

要是他真的不相信自己,要杀了她她可怎么办?

苍天啊,有没有麻药枪什么的,她还不想这么死了啊!

她就这么一想。

突然,脑子里就响起“叮!”的一声。

‘麻药枪,出库成功。’

下一秒,谢蓁就感觉到自己的手里多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她也顾不得这东西来得蹊跷了,心中狂喜!

天不亡她!

麻药枪在手,她有赌一把的机会。

“大哥,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我就是来偷点珠宝跑路的。”她故意分散男人的注意力。

南宫胤瞟了一眼她塞得鼓鼓的胸口,他了然。

这个女人居然想跑?

是谁给她的胆子?

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口看,谢蓁老脸一红,“不要脸!”

南宫胤:他做什么了?他就不要脸了!

就是此时!

谢蓁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拿出了毕生最快的速度,把麻药枪扎入了男人的手臂里!

“嘶!”

针尖刺入南宫胤的手臂里,他的目光顿时寒冷,手指迅速的掐住了谢蓁的脖子!

“你找死!”

这一刻,南宫胤是真的要想扭断这个女人的脖子的。

她敢行刺他?

活得不耐烦了吗?

谢蓁瞬间就呼吸困难,眼睛不停的翻白眼。

“一”

“二”

“三”

“倒!”

她艰难的数着数数,就在南宫胤要掐死她的时候,陡然,他的手臂失去了力气,她得到了松懈。

麻药很快就发挥了作用,他先是手臂一软,然后整个人都没力气,不过他没倒下去,只是摇摇晃晃的。

他强迫自己站稳。

“你想干什么?”南宫胤眯起眼睛。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东西?一扎进去,他就没了力气。

这比任何一种**都要厉害。

若不是他

谢蓁咳嗽了两声,倒是对这个男人佩服。

他现在浑身都是伤,还中了麻药枪,他居然还能站着?没有倒下去,这男人的意志力不简单。

“我能干什么?我都说了你用不着杀人灭口,你不肯放过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放心,这药不会对你的身体有什么伤害,只是让你没力气而已。”

“拜拜喽,我先走一步。”

她笑得狡黠,提着湿重的裙摆爬上岸。

男人的眼神冷得要杀人,若不是他今晚体内的火蛊发作,他需要用全部的内力去压制,再加上又受了重伤,他会被这个女人摆一道?

因为中了麻药的关系,压制火蛊的内力在不停的翻涌躁动。

哪怕他站在冷泉里,这刺骨的寒冷也不能为他缓解丝毫身体上的灼热和滚烫,慢慢地,他周围的水都变得温热了。

南宫胤用尽全力去压制,很快,这种蚀骨的灼烧之痛盖过了麻药,他脸色比刚才更苍白。

“噗——”

他五脏六腑都有气血在翻涌,忍不住吐出一口鲜红色的血。

身体愈发的滚烫灼热,这也就勾起了他心底最深的渴望。

他全身的滚烫需要一个突破口去发泄,他用力忍着,苍白的脸颊变得充满了不正常的潮红,额头的青筋都一根根的绽了出来,不停的颤抖。

他十分的痛苦,理智都快被这一波一波涌来的渴望给吞噬。

视线扫过那女人的背影,他猩红的眼睛陡然一缩。

紧接着,他的气息也跟着一紧。

他痛苦的低吼一声,“啊!”

下一瞬,他体内的内力爆发出来,宛如海浪一般汹涌。

还没走远的谢蓁被溅了一身的水!

她跳脚,“这水怎么这么烫!”

下一瞬,她的身体都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过去,她惊叫不已。

周围的景色快速的掠过,她再次回神,她就已经被男人拽住了手腕!

“好烫!”谢蓁心中警惕不已,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怪兽,那么的可怕,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看上去像要吃人!

她在现代没谈过怜爱,是个妥妥的工作狂魔,但也不代表没看过那啥,这男人不会是需要女人了吧?

我靠。

谢蓁又想找麻药枪,但刚才已经用过了。

她可不想把清白丢失在这里,她还是一个很保守的人。

她又像刚才一样想麻药枪,但怪异的事情出现了。

麻药枪没有出现。

反而,她脑子里出现的是男人的身体扫描结构图。

芯片一闪,一大批的药名出现就自动出现在脑海里。

谢蓁震惊。

这是要搞什么?

为什么她的脑子里会自动出现治疗这个男人的一些伤药?

她可不想救他啊。

她也不是圣母心啊,救了他,害了自己,她才不想找死。

她脑子里的东西一直叮叮叮的叫着,谢蓁的想法是拒绝接收。

猛然之间,她的脑袋是炸裂一般的剧痛,像是要裂开了。

她痛得睁不开眼睛,不想救人的想法愈发的强烈,她的脑袋就更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太诡异了啊!

为什么她脑子的东西要强迫她救人?

她的胳膊都快要被男人给拽断了,直到谢蓁妥协,脑袋的疼痛消失。

一大批的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岸边。

什么都有,完全就是针对这个男人的伤而出现的药。

纱布,医用剪刀,消毒水……

谢蓁想骂天!

玩死她了!

小说《鬼王的神医狂妃》 第7章 诡异的伤药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