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第一章诈死重生

更新时间:2021-12-21 10:13:32

第一章诈死重生

第一章诈死重生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苏缱绻分类:穿越架空主角:谢言晚凤栖止

《第一章诈死重生》第十四章用你演一出戏可好?免费试读而当事人,显然对此不自知。她只是眼眸一转,走回桌子前,拿出一个小巧的剪子,猛地便将蛇的獠牙拔了下来。有几滴腥臭的血液溅在谢言晚的身上,她丝毫不在意,控制着那蛇剧烈扭动的身子,望着祠堂的方向,对着蛇轻声道:“用你演一出戏,可好?”话虽然是问句,却是字字肯定。“啧,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小丫头呐。瞅瞅这个小可怜,当真叫人心疼的紧。”房梁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展开

《第一章诈死重生》 第十四章 用你演一出戏可好? 免费试读

而当事人,显然对此不自知。她只是眼眸一转,走回桌子前,拿出一个小巧的剪子,猛地便将蛇的獠牙拔了下来。

有几滴腥臭的血液溅在谢言晚的身上,她丝毫不在意,控制着那蛇剧烈扭动的身子,望着祠堂的方向,对着蛇轻声道:“用你演一出戏,可好?”

话虽然是问句,却是字字肯定。

“啧,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小丫头呐。瞅瞅这个小可怜,当真叫人心疼的紧。”

房梁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男人,紫色的长袍有些拖尾,将他的身形衬得越发修长。男人随便那样一坐,便自成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

谢言晚只随意瞥了一眼,便蹙眉道:“我说千岁爷,您一向都是这么不请自来的么?”

她防备了半夜,就担心这厮来抢自己的床。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闻言,凤栖止微微挑眉,一双狭长的凤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居高临下道:“旁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偏你这小丫头不识趣儿。”

“是么?那就劳烦千岁爷您出门左转不送,找那些求这个福分的人,可好?”

听得谢言晚毫不客气的抢白,凤栖止嗤了一声,从房梁上跳下来,刚刚好站在她的眼前。

二人,仅有一寸之遥。

他落下的时候,谢言晚瞬间嗅到了凤栖止身上的血腥味儿。浓烈扑鼻,就连那最馥郁的龙涎香都遮不住。

谢言晚眉头一皱,望着眼前这张放大的脸,旋即将那蛇头横在二人中间,笑眯眯道:“千岁爷,自重。”

在美丽的东西,在放大了之后,都带着几分恐怖。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精致旖旎,却又诡谲的很。

“你个没心肝的小丫头。”

凤栖止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嗤道:“放心,本座对你没兴趣。”

“臣女有自知之明。”谢言晚整好以暇的望着他,空出的手指了指床榻,警告道:“昨夜一宿借宿已经是我的极限,今夜你休想再借宿,也休想再让我睡软榻!”

她此刻的模样,像极了一个护食儿的小兽,引得凤栖止多看了她几眼。偏生谢言晚还不自知,一双明眸瞪得格外大,拿着蛇头示威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格外有气势。

凤栖止看的好笑,随手扔给她一个荷包,勾唇道:“你确定不后悔?”

谢言晚顺势接过,在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霎时闪过一抹喜色。

这是一包金子,黄澄澄,沉甸甸的金子。

“这房钱,够不够?”

“啧,谢千岁爷赏。”

谁会跟银子过不去?

起码谢言晚不会。

她脸上的笑容难得真心实意了一把,将这包金子好生藏好,这才道:“千岁爷,怎么想到这时候过来了?”

“刚处置了一批惹人厌的杂碎,来你这里讨个清净。”

凤栖止也不瞒着,说话的时候又拿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

谢言晚顿时便瞪大了眸子,那杯子是她刚用过的,而这厮仿佛有毒似的,喝下去的位置正是自己先前饮过的地方!

这算是,间接接吻么?

她没来由的,想起了马车里猝不及防的吻。

男人的唇格外的柔软,不似看到的那般凉薄,火热的几乎能灼伤人。

有了这个认知,谢言晚的脸顿时有些红,她带着几分仓皇转过身去,举了举手中的蛇,道:“我去忙了。”

眼见得这丫头落荒而逃,凤栖止将茶杯捧在手上,右手则摩挲着自己方才饮水之处。那里有一处淡粉色的痕迹,赫然是谢言晚唇上的口脂。

茉莉香味儿的,带着处子的幽香。

啧,真是个爱害羞的丫头呐。

凤栖止忽然觉得先前的阴霾散尽,心情也好了起来。

流萤回到祠堂之后,顿时便被谢琳琅抓住了手,问道:“怎么样,事情可办成了?”

见谢琳琅眼中的狰狞,流萤瑟缩一下身子,咬牙回道:“主子放心,已经办妥当了。”她这辈子都没有碰过毒蛇,这会儿心里还有些害怕。

而这种恐惧,在看到谢琳琅的神情之后,更有些加剧。若是事情败露,恐怕主子第一个推出去顶罪的,就是自己了吧?

“那就好。”

谢琳琅却没有注意到流萤的表情,一张脸在烛火下阴晴不定:“谢言晚,下地狱去吧!”

她话音刚落,忽听得祠堂外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声音:“沙沙沙——”

谢琳琅抓着流萤的手一松,下意识道:“什么声音?”

下一刻,她的问题便被解答。

只见那祠堂外,有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正迅速的窜了进来,朝着祠堂里的烛火便扑了过去!

“啊!救命啊!”

女子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也成功的让还铜镜前梳头的萧念打了个哆嗦,手中的象牙梳子也应声落下。

“是琳琅的声音,老爷,您快醒醒!”

今夜里,她小意讨好,才让谢逍遥在自己的房间内歇下。二人云雨过后,谢逍遥已然睡了,萧念还在梳妆台前筹谋着事情。

只是谢琳琅这一叫,顿时便让她的脑子瞬间空了下来。

谢逍遥被萧念推醒,正有些不虞,他刚要发作,便听到外面不远处谢琳琅的声音再次响起:“救命啊,来人啊!”

这一下,谢逍遥也清醒了不少。他急匆匆的穿好衣裳,一面喊人道:“来人,去祠堂,看看出什么事儿了!”

祠堂里,谢琳琅将流萤挡在自己的身前,不住的来回躲着那条毒蛇。

而那条毒蛇,因为被拔了毒牙,疼的在祠堂内来回乱窜,不时的咬上那些坚硬的东西,暴躁的模样更让谢琳琅吓得涕泪横流。

“县主,这,这是奴婢送到大小姐房间的那条,怎么会在这里?”

流萤害怕的腿肚子都在打哆嗦,看到那毒蛇的模样,更是心神大乱。她分明将蛇放到大小姐房间内了,怎么会跟着她回来呢?

闻言,谢琳琅抬手便打了流萤一巴掌,骂道:“没用的蠢货!”

她话音未落,就见那毒蛇竟又朝着自己这个方向窜来,谢琳琅尖叫一声,再次拉着流萤当做挡箭牌,朝着另外的地方躲去。

谢逍遥来的时候,便是看到这样一幅场景。那毒蛇的颜色一望而知便是剧毒,谢逍遥也不敢马虎,当下便夺了府兵手里的宝剑,冷声道:“将那条蛇砍死!”

一旁的萧念吓到几欲昏厥,担忧的望着祠堂里的谢琳琅,尖声道:“都留心些,若是伤了县主,本夫人要你们的命!”

那可是她的心肝,她唯一的孩子!

“琳琅,别怕,母亲在呢,你小心些来祠堂外面。”

可萧念的声音都在发抖,祠堂里的谢琳琅又会好到哪儿去?

而那些府兵更是犯了愁,砍死一条蛇容易,大不了搭上几个人的命。那蛇却是不通人性的,等人们一拥而上,难保不会窜过去胡乱咬人,若真咬到了县主,那才是他们的末日呢。

正在这时,只听得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父亲,母亲,出什么事儿了?”

女子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喘息,担心的望着谢逍遥。

见到谢言晚前来,谢逍遥连忙以手挡住了她,沉声道:“晚儿,快回房去,这里危险。”眼下谢琳琅能不能完好出来还未可知呢,他可不能再搭上一个谢言晚。

可他这动作,看到萧念的眼里,却是针扎一样的不舒服。

祠堂里的谢琳琅更是厉声叫道:“谢言晚,都是你这个**害得我!你竟然如此歹毒,等我出去必然要杀了你!”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蛇突然暴起身子,直直的朝着谢逍遥而来!

“父亲小心!唔——”

谢逍遥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柔弱的身子扑到了他的身前,张开手臂护住了他。

而后,谢言晚的身体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那条蛇则死死的咬住了谢言晚的肩膀。

一旁的府兵抓准了机会,登时上前,将那蛇砍断成两半,腥臭的蛇血瞬间洒在地上,那蛇头也从谢言晚的肩膀上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谢逍遥一时愣住,竟没从这变故中反应过来,只是他的手先于大脑一步,将谢言晚要倒在地上的身子一把抱住。

“丫头,你——”

谢逍遥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空,他还未组织好自己的言语,就见谢言晚露出一抹虚弱而满足的笑容,低声呢喃道:“还好,爹爹没事儿。”

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嘴角的笑容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满足和庆幸。眸子合上的那一刻,谢逍遥还清晰的看到,那里面盛着几乎要溢出来的孺慕。

这是他谢逍遥的女儿,被他不闻不问那么多年,却仍旧崇拜他敬仰他的女儿!

相反,他疼爱的发妻做了什么?躲自己那么远,一脸警惕的看着蛇,生怕伤及到自己。

而他捧在掌心里的掌上明珠,此刻如同泼妇一般,叫嚣着要杀了谢言晚!

谢逍遥生平头一次,有些害怕失去眼前的这个女儿,也对眼前如同泼妇的母女,产生了厌恶。

“都愣着做什么,你们都是死的么,快传府医!不,去传太医!”

小说《第一章诈死重生》 第十四章 用你演一出戏可好?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