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云上竹宴

更新时间:2021-12-19 13:32:44

云上竹宴

云上竹宴

来源:有书阁作者:竹宴小生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笙露二二

《云上竹宴》第10章心岸免费试读笙露望着山脚下那两条蜿蜒的山道,又看看身后方那遥远的青牛山,她的确很想说:青牛山之所以为青牛山,山因形似牛而名,银溪河宛延流经青牛山脚。于是只要找到那牛头,青牛山怎么也不会走到背离的方向。是要美人呢还是……回青牛山呢?笙露挣扎片刻,才强压下一阵遗憾,她还是有些担心心岸师兄。所以轻轻的用手指了指后方,糯糯的说了句:“美……”,顿了顿,将那字咽下,“上仙,青牛山在后方…...展开

《云上竹宴》 第10章 心岸 免费试读

笙露望着山脚下那两条蜿蜒的山道,又看看身后方那遥远的青牛山,她的确很想说:青牛山之所以为青牛山,山因形似牛而名,银溪河宛延流经青牛山脚。

于是只要找到那牛头,青牛山怎么也不会走到背离的方向。

是要美人呢还是……回青牛山呢?笙露挣扎片刻,才强压下一阵遗憾,她还是有些担心心岸师兄。

所以轻轻的用手指了指后方,糯糯的说了句:“美……”,顿了顿,将那字咽下,“上仙,青牛山在后方……”

晏流颇有些尴尬,笙露咬着唇还是呐呐说了句:“虽然识得方向,但是路远天黑,还是得麻烦上仙……”

晏流微微一愣,而后浮起温柔的笑容,在笙露头上轻轻一抚,“走吧。”

红晕顿生,笙露犯了迷糊,瞬间忘记了东南西北,稳当了半晌才站住了脚,结结巴巴的开始带路。

一路上的确有些野狼猛兽,在不远处盯梢,绿色的眸子在夜里似一颗颗会游动的绿色翡翠,濯濯生辉。

晏流以为笙露会怕,所以放出了手中的一柄长剑,剑光翠碧,将野狼们惊吓的不敢接近。

笙露盯着那柄剑,喃喃着:“好美……”

晏流微微一笑,解释说:“若能修仙,便可拥有自己的本命法宝。”

笙露听着此话,神色微微落寞,她的脚在草间轻轻的踢着,却不再言语。

修仙,于她而言,只是个痴人说梦。莫说她连青牛山青云派论资排辈的弟子不算,这门内的修行经法她也从来未看过。

她不过是个种瓜的小童,被师傅收留在山上,那些所谓的修行之道,连自己都知道这是自找安慰。

晏流见她没再多说,也不再多问,对天上的神仙而言,凡人不过是沧海一粟,落叶飘舟,他没道理去过问每一个和自己有过交集的凡人的俗事,所以一时间,二人无言。

这行了一天一夜,才终于回到了青牛山的地界中。

远远便能瞧见青丝泉上垂下的青丝,水涧送凉,还未到得山腰处的瓜田,就能听见那沁耳的泉声。

笙露逐渐多了些笑意,指着那山腰处能瞧见的一片绿意说道,“那里就是我的瓜田了,上仙。”

一天一夜的相处,晏流倒是有些喜欢笙露这丫头,不像旁人,逮着个神仙就定要拜师,所以他点了点头,脚底下倒也没停歇,随着笙露一路向上。

凉棚近在咫尺,笙露的面色却越来越慌张,那站在凉棚中的道士们,赫然正是从青牛山青云派上下来的众多师兄。

他们若众星捧月般战战兢兢的环伺着青牛道长,青牛道长身前放着一壶热腾腾的茶,那平日里颇为慈祥的脸如今正是气势汹汹。

见笙露与晏流二人携手向着凉棚的方向走着,青牛道长身旁的一个青衣小道喊道:“那不是小师妹么?怎么又换了个晴人?”

“别胡说,那人都能做她爹了。”另外个小道士也是一身白衣,但面相颇为严肃,一句话便打断了这青衣小道童的胡乱猜忌。

但这些人纷纷都舒了口气,至少师傅不会迁怒于他们了。在这凉棚里再罚站个几日几夜可谁都受不了,光是那蚊子都能教人苦不堪言。

“那些是你师兄弟么?要不你过去吧,我……”晏流话刚说完,就感觉笙露忽然掐着他的手颇重,咬唇不语。

良久,笙露扯开丝微笑,缓缓松开手,手心上渗着汗,轻轻说道:“谢谢上仙,我一人回去就好。”

她转过头,朝着凉棚奔去。

还未奔到一半,一只拂尘便从凉棚中飞出,生生砸在笙露的身上,将她重重的掀到了瓜田中。

笙露一时心闷,呛的咳出了声,踉跄的在地上晃了两下,几块西瓜应声而破,溅满了一身。

当笙露扯掉缠在身上的瓜叶闷不吭气的从瓜田里站起的时候,众师兄轰然大笑,她举起手,用袖子擦去面上多余的瓜汁。

青牛道长站起,怒吼着:“看你干的好事!”

笙露心知,青牛道长说的是什么事,火鸦符纸烧的花前月下一片狼藉,同在青牛山的青牛道长怎么可能没瞧见;心岸师兄眼下也不在凉棚内,想来不是受了伤便是被青牛道长责罚着。

所以她嗫嚅了几下,讪讪的说:“师傅抱歉……”

“抱歉?”青牛道长一招手,拂尘回到了手上,踏着个方步走到她面前,依旧是大声吼着,“抱歉你便能还我一个活蹦乱跳的心岸?”

“心岸师兄怎么了?”笙露紧张起来,难道心岸师兄被花情那妖孽……

“哼。”青牛道长甩开袖子,不愿让笙露接近了他,“我费心培养了十二年,就养出这么一个持剑弟子,你倒好,一下就给他送到鬼门关边上。”

笙露心底焦躁,她没想到心岸居然真就为了她身受重伤,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重重的跪下,不停的磕着头,“师傅,只要能救回心岸师兄,徒儿愿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就凭你?”青牛道长倨傲的转身,看着青牛山上碧蓝的清空,风清云淡,“想我青云派先祖修道成仙,乃是九重天上伏天上神,此子为我门下成仙之望,他的事不劳你费心,从今日起,你便离开青牛山,自寻活路吧。”

笙露抽了抽鼻子,面上五色变幻,忽然她用手捂着脸,拼命的埋着。

手心处一阵热潮,她活生生的给吓了回去,却依旧是垂头跪在地上,久久不动。

九年前的一个雪夜里,当笙露挣扎着出现在青牛山下。

当时的心岸坐着家里的马车经过,雨雪打在笙露的身上,却也冻的没有了知觉,她想向那辆马车上的人求救,却只微微睁眼,便又缓缓的闭上。

突然,那马车还是停了下来,是心岸唤人停了马车,着人将笙露抱上了车。

车里很暖和,心岸坐在一旁,替笙露暖着手脚。她缓缓醒来,见到的是满面笑容惊喜万分的心岸。

小说《云上竹宴》 第10章 心岸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