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军王贵婿全文阅读

时间:2022-01-11 14:34:22

军王贵婿

推荐指数:10分

《军王贵婿》在线阅读

《军王贵婿》小说简介

主角叫燕七劫陆青檬的小说叫《军王贵婿》,它的作者是大粒瓜子创作的都市异能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王玉气坏了。你把青檬开除了,又趾高气扬来我家羞辱,还问我们想咋地?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她抬手就想打人。“你敢?”陆福眼睛一......

《军王贵婿》 死猪何时怕开水? 免费试读

王玉气坏了。

你把青檬开除了,又趾高气扬来我家羞辱,还问我们想咋地?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她抬手就想打人。

“你敢?”

陆福眼睛一瞪,威严沉重,“陆家孙子,也是你这外姓人敢打的?”

王玉胸口起伏不平,被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切!”

陆猛冷笑连连,眼睛都要翻到天上去了,“陆青檬,赶紧打电话吧,别浪费我们时间。”

他扶了扶口罩,“这屋子一股窝囊臭味,我和我爹一分钟都不想呆。”

啪!

这时,燕风推门冲来,一巴掌甩在陆猛脸上。

“啊!”

陆猛一下子摔到墙边,没想到,又让燕风打了。

可还没等发怒,燕风早冲过去,抓住他的头发,左右开弓,又是四个巴掌。

“你也敢羞辱我家人?”

连续几个巴掌,哪怕燕风只用一丝力,陆猛也受不了,脸肿的老高,血丝渗露,连话都说不出来。

等陆福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燕风时,燕风已经打完。

“你!”

陆福万万没想到,这个自己给陆青檬找来的废材女婿,竟敢当着自己的面,这么打自己儿子。

这一幕,也把王玉震住了。

这女婿,有点彪悍啊!

而陆青檬也捂住了小嘴,饶是她见过两次燕风打人,但心里还是震惊,不过随后,她就挺起胸口。

这打的,解气!

此际,陆福怒喝道:“你太放肆了,我饶不了你!”

“我等着。”

燕风拿出纸巾擦手,没有半点压力。

见此。

陆福强压怒火,他还不想和一个劳改犯撕打。

“好,很好,够好!”

他连说三遍,扫了眼燕风三人,脸色沉冷的看了眼里边卧室,“陆修,你本事可大了!”

说完,他哼了一声,带着陆猛走了。

这个时候,陆修才打开卧室的门,脸色惨白的走了出来。

“走了么?”

陆修抖动着双手,“这、、、可咋办啊,我妈要是知道,可就麻烦了。”

王玉看着他,刚顺畅的气又上来了。

女儿被欺负时,这当爹的怂的一比,现在可倒好,又来搞晦气。

“老泰山...”

陆青檬默念一句,心里,又起了一片愁云笼罩。

“怕什么?”

燕风看着陆修,“你在陆家已经一无所有,还怕老泰山做什么?”

陆修差点摔倒。

感情,就因为这,他才打陆猛?

死猪不怕开水烫?

“何况,他们不敢告状的,说不定又回来道歉。”

燕风淡淡说着,抄起拖把,去擦陆猛掉在地板的血。

陆青檬一家,都看向燕风。

即便,他们都不愿接纳燕风,但他刚才却用行动维护了他们,不,这是第二次了。

陆修不知该说什么,被王玉拉着进了屋。

关好门,王玉低声道:“陆修,这小子,有点狂气啊...”

陆修疑惑着,“是因为坐过牢?”

外边,陆青檬帮着燕风拖地,还有些茫然。

“大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燕风摇摇头。

“哦,你说他们还回来?道歉?”

陆青檬又问。

燕风点了下头,话不多。

“呃!”

陆青檬这下更迷惘了。

刚刚把陆猛打了一顿,恐怕这辈子,陆氏父子都没受过这种气,现在燕风却说,被打的人,反而会向打人的道歉?

是自己疯了,还是,燕风疯了?

“大哥,谢谢你刚才帮我们,只是...”

这是很纯粹的感谢。

陆青檬还不能不和燕风保持疏远,将自己的情感代入,她还有点害怕。

“我去做饭。”

她吞了后边的话,转身向厨房走去。

“青檬。”

燕风轻轻一唤,又道:“你得学会反击,有时候,你反击,别人才会重视你的分量。”

这几乎不算什么大道理,还有点语重心长的意思,让陆青檬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小女孩子?

“哦。”

她怔怔应道。

……

陆氏父子钻进车。

嘭。

陆猛一拳砸上仪表盘。

“气死我了!”

他恶吼道:“爸,我要弄死那劳改犯,他这么羞辱我,不报这个仇,我以后没法混了!”

“嗯...”

陆福鼻息深重,“这个混蛋,最好知道,我陆福也有自己的势力网!”

满以为亲自登门,能强势镇住陆青檬,逼着她打电话,可没想到,被燕风给截了。

他正想说什么,一通电话催命似的响起。

“陆总,不好了!”

那头,秘书就跟叫魂似的大叫。

陆福怒道:“怎么了,吼什么?”

“是几家合作商都撤资了,还控告我们违约,现在公司,起码亏损三千万了。”

轰!

此话一出,陆福脑瓜嗡了一声,整个人瞬间呆傻。

常乐天出手了。

这特么太快了!

“爸,难道,我们真得低三下四的给陆青檬道歉?”

陆猛刚刚还很狂暴,但现在蔫比了。

陆福一张老脸,也成了猪肝色。

事情棘手啊。

这要是让老泰山知道,那自己这董事长就算坐到头了。

这个陆青檬,看来是彻底把常乐天迷住了,这是故意搞自己啊!

道歉不道歉先放一边,钱没了,这窟窿,得自己拿钱堵。

三千万啊,那是钱啊!

“陆青檬这个贱人!”

陆福又气又急,脑门直冒汗,先是让秘书努力止损,接着恨恨道:“现在,我们只能大丈夫能屈能伸了。”

“先过了这关,收拾他们这一家,以后机会有的是!”

“我...”

陆猛好悬没哭了,话是这么说,可现在让自己向陆青檬道歉,简直比日哈士奇还要命啊!

“下车!”

陆福喝道。

此时。

燕风已经拖完了地板,陆青檬看着他把自己的被褥搬回卧室,把他的搬到阳台打地铺。

止不住道:

“这里,晚上太凉了。”

“没事,我在更恶劣的环境都呆过的。”

燕风一笑,“谢谢老婆关心。”

这话,让陆青檬一颤,擦手的毛巾险些掉落。

当当当。

忽然,门又响了。

“是谁?”

陆青檬喊了一声。

“妹妹,是我陆猛。”

陆青檬和闻声出来的王玉对视一眼,他怎么又来了?

难道,真是回来道歉的?

母女俩都看向燕风,可燕风还在收拾。

王玉过去开了门,就见陆猛满脸赔笑,陆福干戳在一旁。

“四婶儿,打扰了!”

小说《军王贵婿》 死猪何时怕开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