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再梦一回我的王妃

更新时间:2020-07-11 11:15:11

再梦一回我的王妃

再梦一回我的王妃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叶灿兮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莺时孟祁

《再梦一回我的王妃》第2章棋子免费试读披香殿内。“祁儿,此次前去攻打敬城,你怎么看?”说话的是成王孟祁的母妃贤妃娘娘,她是三朝元老张恩的长女张若仪,地位虽不及王后,可张家在朝中颇具人心,加之如今王后的母族吴城被灭,贤妃母子的地位在朝中也与日俱增。孟祁用茶盖轻轻浮了浮茶叶,抿了一口,淡淡道:“母妃既然已如此问,想必也认为此战凶多吉少了。”贤妃一听此言,脸上立即浮上了一层惧色,“敬城的实力不可小觑,林...展开

《再梦一回我的王妃》 第2章 棋子 免费试读

披香殿内。

“祁儿,此次前去攻打敬城,你怎么看?”

说话的是成王孟祁的母妃贤妃娘娘,她是三朝元老张恩的长女张若仪,地位虽不及王后,可张家在朝中颇具人心,加之如今王后的母族吴城被灭,贤妃母子的地位在朝中也与日俱增。

孟祁用茶盖轻轻浮了浮茶叶,抿了一口,淡淡道:“母妃既然已如此问,想必也认为此战凶多吉少了。”

贤妃一听此言,脸上立即浮上了一层惧色,“敬城的实力不可小觑,林将军素来骁勇善战,可三年前那场大战却差点丧命,母妃是怕……”

贤妃知道,此次吴城被灭,王后与少主只是意气用事,不想失去母族这个靠山。孟安林昏庸短视,自然不喜屈居于敬城之下,故这一战不得不打。

可敬城深不可测,如今少主与成王同时出征,又有三年前那场败仗在先,她怎能不为孟祁的安危担忧?

“母妃所思儿臣都明白,此战确实仓促,也无必胜的把握。可大侯既抗,弓矢斯张,此战势在必行。您放心,儿臣会活着回来见您的。”

孟祁一席话惹得贤妃泪目,她用手帕拭去眼泪,强颜欢笑道:“三日之后是上巳节,本来每年宫中都会举行仪式的。

可三日后你们要出征,主上便推迟了,等你们凯旋之后再举行。此去敬城,路途艰险,一切珍重,母妃等你凯旋。”

“谢母妃关怀,儿臣定会平安回来……”

敬城,琉璃宫内。

“父王,如今孟城战帖已下,三日后二十万大军便会入我敬城,这可如何是好啊?”

敬城少主敬寻望着自己的父亲,忧心忡忡地问道。

敬连此时却端坐在王座上,饶有兴致地逗着他的金丝雀,脸上毫无波澜,“慌什么?别忘了我们可有把‘杀人的刀子’。”

说完,他又从锦盒内取出几粒鸟食,喂笼子里的金丝雀。

敬寻知道,他父王口中“那把杀人的刀子”指的是谁。

可是,他却不能如敬连一样心安理得。敬寻眉头紧锁,像是想说什么,不过微微张开的唇很快又闭上了。

“你还在惦记何生殿里的那位?”敬连依旧低着头喂鸟,不过看到敬寻欲言又止的模样,他顿时便明白了。

敬寻一听这话,立即跪倒在地,央求道:“父王,儿臣求您放了萱儿吧,她可是敬城的公主啊!”

敬连见自己的儿子如此不懂事,气得将手中装鸟食的锦盒摔向敬寻,鸟食掉落一地,这个举动惊动了笼中的金丝雀,吓得它发出了几声嘶叫。

敬连缓缓起身走下台阶,慢慢向敬寻靠近,他走到敬寻的身边蹲了下来,右手用力地托起他的下巴,恶狠狠地说道:

“她只是你捡回来的一个孤儿,是本主给了她名字,给了她公主的身份,给了她锦衣玉食的生活,让她安然无恙地活到了现在。作为报答,她也应该为本主分忧。”

“父王,你只是把她当成你杀人的工具,从小到大她一直生活在你的控制之下。她每天不仅要习武,还要被你逼着泡在毒缸里,可萱儿却一直把你当成她的亲生父亲啊!”

敬寻依旧为口中的萱儿辩护,可敬连却已经听得怒火中烧,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随后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放肆!”

敬连大吼一声,只见敬寻的右脸赫然出现了红色的手指印,嘴角还淌着一道鲜红的血迹。

“你是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

你是本主的儿子,待将来本主统一了这七城,你就是这天下的主人。她,不过是为了一统七城的棋子罢了。”

敬连叉着腰,在敬寻面前来回踱步,声调也明显高了许多。

可敬寻不想,在他的心目中,没有一统七城的霸业,更没有做这天下的主人的想法。他只想与自己所爱之人平平安安,免受纷扰。

“三年前那场大战,她为你扫荡了六城的二十万大军,事成之后你却将她囚禁于何生殿内,只因她知道了你利用她的阴谋。”

“那是她咎由自取,竟敢妄图逃走!本主养育了她这么多年,从未亏待过她。既然她知道了这一切,那本主只能将她囚禁。”

七城中人都知道,敬连只有敬寻这一个儿子,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敬城还有一个公主,那便是敬萱。

只不过,敬萱并不是敬连的亲生女儿。

她是敬寻少时外出时发现的,发现她时,她已经晕倒在地,敬寻和随从上去一看,随从见她还有一丝气息,敬寻便吩咐将她带回了宫中。

那时的敬萱还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灰头土脸的,像是许久没吃饭了,可她的衣裳虽然有些脏,但却是极好的料子,像是富贵人家出生的。

回宫后,敬寻命人前去打听她的家人,却始终没有音讯,他那时便认为萱儿是流浪的孤儿,在心里发誓要一辈子对她好,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

后来,在敬寻的软磨硬泡之下,敬连就收养了她,还给她取名为“敬萱”,封为公主。

敬寻本以为萱儿从此就可以脱离苦海了,没想到他只是把她从一个苦海带向另一个苦海罢了。

敬连并非真心收养萱儿,只是把她当做自己杀人的刀子,多年来没日没夜的杀手训练让萱儿成为了敬连一统七城道路上最好的刀。

直到三年前与六城大战,萱儿凭借一包七彩迷烟便攻破了二十万大军,从此,这个蒙面的红衣女子一直让七城中人畏惧。

战后,萱儿无意间听到了敬连和敬寻的对话,才知晓了自己并不是敬连的亲生女儿。

原来这么多年来敬连一直在利用自己,她一时间难以接受,便想离开敬城。

敬连当然不想失去这么好的棋子,于是只能将她囚禁于何生殿,用铁链栓住她的手脚,以免她自戕。

除此之外,每日还要命人给她服用一种控制心智的药丸,三年如此。

“难道父王三日后又要让萱儿逼退孟城的二十万大军嘛?”敬寻仰起头,语气苍凉地问道。

敬连甩了甩衣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怒斥一声,“来人啊,将少主锁在房中,若无本主令,不得放出来。”

小说《再梦一回我的王妃》 第2章 棋子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