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男生 > 都市生活 > 都医战神

更新时间:2020-06-29 18:03:11

都医战神

都医战神

来源:掌中云作者:盛装晚饭分类:都市生活 主角:南楚离罗舒艺

《都医战神》第8章一钓半日闲,一钓半世缘免费试读南楚离离开仙柳湖,给魅影打了电话。南城的秋高气爽很快让南楚离平复了愤怒的情绪。如果说父母的惨死给南楚离的人生关上了一道门,那么八年前,在雨夜垂钓的一名鱼翁,便给南楚离黑暗的人生开了一扇窗。往事如烟,沁柔了心头......南楚离被钓鱼老翁救起后,于老翁膝下待了两个月。但也正是这两个月,让南楚离从人生的低谷,慢慢地爬了出来。这名鱼翁可谓是南楚离真正意义上的再生...展开

《都医战神》 第8章 一钓半日闲,一钓半世缘 免费试读

南楚离离开仙柳湖,给魅影打了电话。

南城的秋高气爽很快让南楚离平复了愤怒的情绪。

如果说父母的惨死给南楚离的人生关上了一道门,那么八年前,在雨夜垂钓的一名鱼翁,便给南楚离黑暗的人生开了一扇窗。

往事如烟,沁柔了心头......

南楚离被钓鱼老翁救起后,于老翁膝下待了两个月。

但也正是这两个月,让南楚离从人生的低谷,慢慢地爬了出来。

这名鱼翁可谓是南楚离真正意义上的再生父母。

一杆黄竹钓,孤蓑柳仙前。一钓半生闲,一钓半世缘。

正是鱼翁一杆不顾风雨的闲钓,钓出了与南楚离的半生缘。

南楚离被救后,由于双亲的惨死,受到的打击极大。

鱼翁将南楚离带回家中照料,除了每天从外面给南楚离带回伤寒的药物外,鱼翁很少跟南楚离说话。

鱼翁的妻子早辞,留下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鱼翁自己靠做些零工维持生计,日子清苦。

但奇怪的是,不管风和日丽,刮风下雨,这名鱼翁都会抽出半日时间去钓鱼。

一个多月来,日日如此,南楚离却从来没见他掉过一条大鱼。

身体的伤寒渐渐好转,南楚离不解,问鱼翁:“你若是将那半日闲钓时间用在挣钱上,日子不会过得这般清苦。”

本以为鱼翁会说些丧气推诿的话,不料鱼翁开怀大笑。

“生活过得去就行,我这人从小就喜欢钓鱼,我这杆钓,是从父亲手上接过来的。”

南楚离察觉到鱼翁看那杆钓饱含深情的眼神,这才明白过来,鱼翁钓的不是鱼,而是钓他跟他父亲的那份情。

鱼翁一般都是钓鱼到傍晚方归。

第二天,鱼翁意外地早回,然后他突然给了南楚离一张车票。

南楚离看见车票顿时一怔,一下子明白了鱼翁的意思。

鱼翁是想让他离开了。

想来也是,鱼翁一个人养三个孩子都只是勉强吃饱,他再没有能力继续支持他这样一个只会张口吃饭之人。

鱼翁看着窗外的天空,眼睛澄明。

“我把你捞上来时,你衣着华贵,想来身份不凡。

我不知道你为何会落入那仙柳湖中,但从你醒来后却没有选择离开可以猜出,你应是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

我这糟老头子嘴笨,也没有体会过你们有钱人的生活,所以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现如今你身上的伤已经痊愈,走与留都在你。

这车票,是往北方的。

去一个不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或者留下来,选择在你。

反正鱼杆我也卖掉了,多干半日活多养你一个娃子应该不成问题。”

鱼翁笑着,笑得干净。

南楚离心中顿生惭愧,因为自己那颗卑劣之心而感到愧疚。

鱼翁并没有想要赶他走的意思,反而是在给他选择,鱼翁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但心思纯净比他更纯净。

而这张车票,想来便是鱼翁卖掉自己的鱼杆后买的。

为一个陌生的孩子,割舍了自己与父亲之间情感的桥梁,这种爱,即博,又厚!

南楚离看着眼前的车票发呆,他咬了咬嘴唇,做出了决定。

南楚离站起身,走到鱼翁跟前,噗通一声,便直直跪在鱼翁面前。

南楚离的动作吓了鱼翁一跳。

鱼翁慌张站起,有点不知所措。

“娃子,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南楚离一动不动,“还不知恩人名讳?”

“你先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呢!”

“南家南楚离,敢问恩人名讳!”南楚离重重对鱼翁叩首。

鱼翁的家是间破旧的房子,地上细碎砂子遍地,南楚离的头就这样生生地抵在地上,将砂子砸得沙沙作响。

“南家南楚离,叩问恩人名讳。”

“老头子我的名字叫做华重芳,我家老头想让我做个‘顶天立地,重情重义’的人,于是就取了这个名,他说花重芳,人重情......”

鱼翁紧接着叹了口气,自嘲地继续说道:“可我连父亲口中前半句顶天立地都做不到。”

“恩人在楚离心中,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若非为了照顾三个孩子,您必有一番作为!”

华重芳摆了摆手。

南楚离将眼前的车票攥在手中,然后郑重地朝华重芳九叩首。

“恩人是楚离的再生父母,楚离愿拜恩人为义父,义父肩上的‘顶天立地’,楚离愿替您将它接下!”

“这这这......”华重芳一时之间慌乱了,他认为自己何德何能,让一个身份不凡的娃子这样跪拜!

“娃子,你先起来,先起来~”

南楚离双膝似千金巨石,沉沉地铺在华重芳身前,“恩人不答应,楚离便不起来!”

“好好好,我答应,地上脏,快起来,快起来!”华重芳嘴里这般说着,却用自己身上最干净的袖口替南楚离擦着沾了泥土的额头。

华重芳将南楚离拉到身边坐下。

“想必你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有多不凡,但是娃子你要记住,命只有一次,一旦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是,义父的话,楚离谨记!”

“好孩子~”华重芳摸了摸南楚离的头。

“虽然你认我做义父,但我只是个糟老头子,没什么东西能教你。

我最擅长的就是钓鱼,虽然没一直没钓到过什么大鱼,但父亲跟我说过,一直钓,一直钓,肯定会掉到大鱼的。”

华重芳笑容憨厚,对南楚离说着不着边的话,或许就连他也在怀疑自己父亲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记忆如棉,织成一幅幅温情的画面,铺在南楚离眼前。

华重芳至今都不曾知道,其实他父亲从来没骗过他,早在八年前,华重芳就已经钓到了一条大鱼。

而他没有做到父亲所谓的顶天立地,他钓到的“鱼”做到了。

然而,当南楚离看到手中关于义父近年的资料时,额头上的青筋却赫然暴起!

义父华重芳,在一个月多前,竟被人重伤住进了医院。

而被重伤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华重芳住的地方即将要进行房地产开发,而华重芳不愿意搬离原来的那所房子。

医院。

病房内,一名模样俊俏,形象干练的护士慢慢地将一名老人从病床上扶坐了起来。

这时,老人突然呃——呃——地叫了起来。

一旁一名身着藏青色西装的男子顿时面露怒色。

“你这护士怎么回事?听不到病人疼得在叫疼吗?合着这不是你爸,动作就能这般粗鲁是吧?你信不信我到你们主任那里去投诉你!”

女护士深吸了一口气,“医生说了,华重芳老人精神长期压抑,有过精神病史。他这种叫喊现象时常发生,是一种舒缓积郁的表现。

作为病人家属,你们应该多陪陪老人,这样才有利于病人的恢复,而不是把精力花费在投诉我们这些小护士身上。”

“嘿!你这护士还来劲了是吧?把你的工号告诉我,我等会就去投诉你!”男子单手叉腰,指着护士说道。

一名双腿如秀竹般的女子开口阻止了男子。

“哥!你干嘛第一次来看爸爸就为难舒艺姐!爸爸住院以来,一直都是舒艺姐在照顾爸爸,舒艺姐比我都更了解爸爸的身体状况。”

“呵!全家就数大哥最出息,难得让他抓住了个在我们面前逞威风的机会,你说他也没用。”一名样子懒散,市井混混打扮的人在边上嘲讽了一句。

“你也少说两句,你来看爸的次数还不是用手都能数得过来,你也好意思说!”秀竹玉腿女子说道。

“老头子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我早就说过让老头子从那破房子里搬出来,可他就是不听,你还在一个劲地支持老头子。”

西装男子推了推鼻尖,“腾龙地产那帮人可不是好惹的,这次要不是我去托关系周旋,这糟老头子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是是是,两位大哥说得都对,是小妹做错了,小妹给两位哥哥赔个不是,爸爸精神状况不好,你们要是得空了,多来看看爸。”

“我公务繁忙,这次还是请假过来的。”

“我一**债没还,来看这糟老头子能得钱吗?能得钱的话我天天来。”

说完,两个男子都离开了医院。

“这两个家伙,老爸白养他们了,还还华顶天华立地,我看当初爸爸就应该给他们取名华大熊和华二熊。”

玉竹秀腿女子的话让护士噗嗤一笑。

“小鱼儿怎么打算,你爸爸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估计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要住院,这里的住院费可不便宜。

虽然看在你这闺蜜的份上,我垫了一些,可我这小护士也没多少钱,接下来还得靠你们兄妹几人想办法。”

“嗯~舒艺小仙女最好了,你再借我一点钱,最后一点,我奖学金马上就要发了,发了我一定立马还你!”

被护士唤为小鱼儿的女子嘟着嘴,护士无可奈何,双手地撑起了小蛮腰,“最后一次啊,我奶奶最近要过生日,我得存些钱给她买礼物。”

啵——

“我就知道舒艺小仙女最好了!”

......

就在秀竹玉腿女子离去不久,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驶停在了医院门口。

“大帅,就是这家医院。”

南楚离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人流稀少的这家医院,心中产生了一丝疑虑。

“如今临近深秋,正是寒气上升的时节,感冒发烧的人应该不少才对,南城虽不是什么大城,但人口也有近百万,而这医院看起来冷冷清清,属实奇怪。”

“这是这家医院的背景资料,大帅请过目。”

南楚离接过资料,挑着重要信息快速扫过,霎时眉宇紧凑。

“医者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从来都是病人挑选医院。

而这家医院却反其道而行,花重金招揽名医,对病人挑挑捡捡,医药费用更是比其他医院贵了远不止一倍!难怪人这么少。”

魅影听后顿时也一脸怒气。

“国君曾颁法令,让大夏国的百姓能有病可医,这家医院显然违背了大夏国君的法令,俨然成为了资本手中利用病人敛钱的工具,着实可恶!”

南楚离对魅影吩咐道:“接下来我自己进去便好,你去联系有关人员,我倒要看看这家医院的背后,是谁的手在操纵!”

“是,大帅!”

小说《都医战神》 第8章 一钓半日闲,一钓半世缘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