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重生妈咪超难哄

更新时间:2020-06-29 17:09:16

重生妈咪超难哄

重生妈咪超难哄

来源:互联网作者:禾子歌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宫鸣泽古慈

《重生妈咪超难哄》第10章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免费试读第10章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听到宫辰翼喊父亲,古慈回头看过去。结果就看到宫鸣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俊美的脸庞宛若雕塑一般,一点表情都没有,漆黑如墨的双瞳中酝酿着许多叫人看不懂的信息。“宫先生。”古慈细眉一挑,打了声招呼。宫鸣泽扫了她一眼,然后视线又落在宫辰翼身上,说:“刚才在吵闹什么?”“......”在面对宫鸣泽的时候,宫辰翼仿佛又变回了古慈刚见...展开

《重生妈咪超难哄》 第10章 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免费试读

第10章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听到宫辰翼喊父亲,古慈回头看过去。

结果就看到宫鸣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俊美的脸庞宛若雕塑一般,一点表情都没有,漆黑如墨的双瞳中酝酿着许多叫人看不懂的信息。

“宫先生。”

古慈细眉一挑,打了声招呼。

宫鸣泽扫了她一眼,然后视线又落在宫辰翼身上,说:“刚才在吵闹什么?”

“......”

在面对宫鸣泽的时候,宫辰翼仿佛又变回了古慈刚见到他时的模样。

孩子抿了下嘴唇,小声回答说:“没......没什么。”

“别再给人添麻烦。”

宫鸣泽语调淡漠道。

“......”

宫辰翼一听,眼神立刻黯淡了下去,声音低低地应道:“知道了。”

“晚膳准备好了,去吃饭。”

宫鸣泽留下话后,就转身要走。

古慈看了眼低下头焉嗒嗒的宫辰翼,又抬头看向宫鸣泽,出声道:“宫先生,我有话要跟你说。”

“......”

宫鸣泽闻言,脚下停顿。

他侧目,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她一眼。

那冷漠疏离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仿佛想要将人活生生地给冻死。

明明以前还算可爱。

怎么长大成这个臭德行了?

古慈感慨了下物是人非,随后正了正嗓子,道:“下午的时候我跟小少爷找过你,但你先一步走了,所以这儿我想跟你说说我摔下楼的事。”

“还想追加赔偿金?”

宫鸣泽问。

“......”

古慈嘴角一抽,道:“你对我是有什么误解吗?跟赔偿金无关,是想跟你澄清,把我推下楼的不是小少爷。”

“不是?”

宫鸣泽扫了宫辰翼一眼。

宫辰翼躲在古慈身后,有些怯怯地看着他。

宫鸣泽收回视线,问:“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知道不是他?”

“是小少爷告诉我的。”

古慈说。

“呵。”

宫鸣泽闻言便冷笑了声,说:“他说不是就不是?”

“啧。”

古慈砸了下嘴,道:“他是你儿子,他说的话你不相信?”

“......”

宫鸣泽表情冷漠,说:“我只相信事实,事实就是你摔倒在楼下时,就他站在楼上。”

“那也不能证明是他推的,说不定是我自己脚滑摔下去的。”

古慈据理力争。

宫鸣泽眉间微拧,视线冷冷看着她,声调沉了几分,道:“专家组过来看过,不是失足,是人为。”

“真是人为?”

古慈一愣。

“否则我为何这般笃定?”

宫鸣泽语气加重,直视着古慈,道:“我不会随便污蔑一个人,宫辰翼在现场,有动机,想说跟这件事无关,你相信吗?还是你觉得宫家是冤大头,会上赶着给人送赔偿金?”

“......”

古慈拧眉。

她分析过另有其人的可能性,但现在确定是人为,孩子又恰好在现场,的确有些麻烦。

“你也怀疑我了?”

这时。

孩子哽咽又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

“......”

古慈一愣。

她刚回头,就看到宫辰翼站在她的身后,眼泪在眼眶中不停打滚,身子微微抽泣,扁嘴说:“你也相信是我推你的了,是不是?”

古慈见到孩子这个模样,心中顿时升起一股预感。

如果她现在回答说是。

这个孩子一定会崩溃掉。

比起纯粹的绝望,先给人希望再将希望狠狠粉碎,这要残忍太多。

古慈当机立断,她坚定地回答道:“不,我相信不是你!”

“陆小小......”

宫辰翼哽咽了下。

他看着古慈毫不动摇的眼神,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眼中渐渐地重新燃起希望。

古慈见孩子眼中有了光亮,接着说:“我虽然失忆了,不记得其中因果,但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你绝对不可能做出推人下楼的事,这件事,一定另有其人!”

说着。

她又回头看向宫鸣泽,正色道:“宫先生,虽然现在证据都指向小少爷,但是这也不能确定就是他推的人,我相信他做不出这种事,你是他的父亲,难道连你也不相信自己孩子的品性吗?”

“......”

宫鸣泽看着面前的女人。

虽然他之前也见过她几面,可是这次她从医院回来,跟前几次相比,性情简直天差地别。

而更让他觉得可笑的是。

他竟然从她身上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但与此同时。

他又非常清楚,那个人,永远回不来了。

一想到这个事实,胸口突然隐隐作痛,仿佛胸腔要炸裂了似的。

宫鸣泽双手一点一点紧紧捏成拳,他强迫自己将视线从古慈身上抽离,把翻腾地情绪全部压下去,转身淡声道:“这件事,我会再让人调查。”

说完。

便大步离开。

古慈见人就这么走了,撇嘴道:“什么啊?话都没说清楚就走,万一不是他还道不道歉了?”

宫鸣泽走后。

古慈又回头看向宫辰翼。

因为宫鸣泽的出现,这个小家伙又被打回了原形,焉嗒嗒的一言不发。

古慈主动拉住宫辰翼的手,说:“刚才你父亲不是说吃饭了吗?咱们也过去吧。”

“......”

宫辰翼看了古慈一眼,扁了扁嘴,情绪低落地说:“我就知道,父亲不会相信我的。”

古慈挑眉,说:“管他信不信,真相在那儿摆着,等他知道实情后,有他后悔的,咱们该吃吃该喝喝,反正你愁眉不展,他们也不会因此改变,还不如让自己开心点。”

宫辰翼吸了吸鼻子,闷声道:“你怎么总是歪理一大堆啊?”

“啧,怎么就歪理了?”

古慈笑道:“你不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吗?”

“好像有点......”

“是吧,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理!”

古慈将孩子的手握紧几分,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今天他们对你爱答不理,明天你让他们高攀不起!走,吃饭去!”

古慈跟孩子到了饭厅。

发现宫鸣泽竟然没走,而是留下吃饭了。

稀奇了。

古慈眉梢上挑,刚才见这人架势,她还以为这小子会直接夺门而出呢。

“宫先生,你要留下吃饭啊。”

古慈言语带着调侃。

正要坐下时。

旁边的江琴立马呵斥,说:“陆小小,这儿哪有你坐的地方?你也配跟宫先生同桌吃饭?”

“......”

古慈敛眸朝江琴看了一眼,刚想开怼时。

谁料。

冰块儿似的宫鸣泽却出声道:“坐下。”

小说《重生妈咪超难哄》 第10章 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