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盛情依旧:哑巴娇妻哪里逃

更新时间:2020-02-27 15:15:08

盛情依旧:哑巴娇妻哪里逃

盛情依旧:哑巴娇妻哪里逃

来源:书丛网作者:云狐不归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靳南霆盛一夏

《盛情依旧:哑巴娇妻哪里逃》第二章盛小姐免费试读“麻麻……次!”盛一夏走神时,靳小北喊了她一声,将手里的塑料小叉子举起来,想把一块香肠递给她。靳南霆也随之抬起了头,轻描淡写地扫过她的脸上,不冷不热:“他让你吃。”她听得出来,只是有些走神,被靳南霆这么一说,窘迫混杂着紧张,让她脸色一阵青白。刚打算坐下,刘妈已经领着人走了进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女人说话的时候声线柔美,总含着笑意,让人听着便...展开

《盛情依旧:哑巴娇妻哪里逃》 第二章 盛小姐 免费试读

“麻麻……次!”

盛一夏走神时,靳小北喊了她一声,将手里的塑料小叉子举起来,想把一块香肠递给她。

靳南霆也随之抬起了头,轻描淡写地扫过她的脸上,不冷不热:“他让你吃。”

她听得出来,只是有些走神,被靳南霆这么一说,窘迫混杂着紧张,让她脸色一阵青白。

刚打算坐下,刘妈已经领着人走了进来。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女人说话的时候声线柔美,总含着笑意,让人听着便觉得舒服:“刘妈果然没骗我,已经在吃早饭了吗?”

“嗯,你也来一起吃点吧。”

男人脸上的森冷似乎化开了不少,没有起身,但是跟女人说话的语气却好像对待自家人一般。

盛一夏的动作僵持在了原地,身边的椅子便已经被拉开了。

女人棕色的头发微卷,精心打理过后落在肩头。

原本便漂亮的五官在淡妆点缀后越发吸引目光,身上的香水味透露出知性温柔的味道。

江婷雪,靳南霆和靳小北现在的私人医生,也是医学世家江家的大小姐。

漂亮,优秀,温柔,还有一副好嗓子。

她比自己先一步坐到了靳小北的身边,亲昵地伸手去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儿,笑得温和柔美:“小北会自己吃饭啦,好乖。”

靳小北嘴里包着荷包蛋,大而圆的眼睛看了看江婷雪,又转过头来盯着盛一夏。

江婷雪也顺着靳小北的目光看向她,笑容浅淡:“盛小姐也在啊。”

她在,不仅现在在,刚刚就在!

而且,她的称谓从四年前开始就应该叫靳太太,而不是盛小姐了。

可是她握紧了拳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默默看着江婷雪接过了靳小北原本要递给她的小叉子:“小北是要给我吗?”

不是的!

她抬了抬手,靳南霆却忽然发声,墨瞳扫了她一眼:“你去给江小姐准备一份早饭吧,吃过早餐我们带小北出去。”

虽然知道今天是每个周去江家医院检查的日子,但是盛一夏还是没来由的鼻子一酸。

她知道靳南霆是担心靳小北遗传他的血液病,可为什么偏偏要让江婷雪做他们的私人医生呢?

“麻烦盛小姐了。”

见她没动,靳南霆眉头微微一皱,反倒是江婷雪礼貌温柔地催了她一声。

看着餐桌前无论相貌身世都匹配相当的男女,盛一夏觉得自己像个外人,几乎是逃跑一般地进了厨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回身就感觉背后传来一道嘲讽的目光。

为江婷雪准备了早饭后,盛一夏便先带着靳小北去收拾洗漱,方便他出门。

再下楼来的时候,靳南霆和江婷雪已经站在了门廊处打算出门。

日光倾斜,落到了相对而立的男女身上。

江婷雪正微微踮起脚尖替靳南霆整理衣领,画面美好得有些刺眼。

她想起刚刚想要替靳南霆拿外套被拒绝,又看到眼前亲昵暧昧的场景,蓦然觉得一滴冰冷的液体从眼角滑落。

转瞬而逝。

她不配。

两个人对视时旁若无人,还是刘妈先注意到了楼梯上的盛一夏,连忙跑过来从她怀中接过了靳小北,试图挡住她的视线:“夫人,把小少爷给我吧。你不是还要上班么?”

她知道刘妈是为了她,可惜刚刚的画面她已经看进去了,这会儿也只能苦笑——拜托了。

将孩子交给刘妈后,她又在他的脸蛋儿上亲了两口。

看着靳小北无辜可爱的模样,苦涩从心底而来:孩子看起来对江婷雪的印象也不错呢。

此时门口的二人才感觉到了其他人存在一般,靳南霆转过头来看她,身边的女人却低声说道:“你要早做决定了南霆,我爸爸没时间一直等着我们。”

靳南霆的眼里是那个背影都勾勒着狼狈轮廓的女人,眼神漠然疏离:“嗯。”

江婷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目光微敛:“你要多为小北考虑,他已经有症状了,而且他跟盛小姐是直系亲属,会有溶血现象。所以……”

话说到一半,对上男人冰冷凛寒的目光,住了口。

“你不用一直提醒我。”

靳南霆说完,转身接过了孩子:“走吧,去医院。”

三个人出门的时候,盛一夏仍旧站在拐角处看着他们。

朝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修长,却在盛一夏心里落下了一片阴影:他们刚刚在说什么?看起来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为了不让自己继续猜测难受,盛一夏匆忙收拾了东西也后脚出了门。

她生了一张凉薄的面容,稍加点缀之后看起来越发清冷。

其实是漂亮的,只是人人都更加喜欢江婷雪那样温柔性感的相貌。

虽然四年前当上了靳太太,但是她仍旧自食其力,在做完月子之后便到了一家设计公司上班。

公司老板是她的大学老师,虽然她大学辍学嫁给了靳南霆,却看在她天赋异禀的份上给了她工作的机会。

公交车晃晃悠悠,让往事尽数浮现到了她脑海中。

八年前,她被抛弃她多年的父亲从乡下接到了靳家,那时父亲正是靳家的管家。

看着靳家的大宅子,她的眼里却只有那个居高临下面容清冷却对她露出笑意的少年。

本以为父亲是真心想把她接回来养育的,却没想到从那时开始她便成了靳南霆的移动血库。

她不知道父亲收了靳家多少钱,但至少她是自愿的:她愿意用自己的血去救那个少年的命。

可后来二十岁时,某天晚上她莫名晕倒后,便醒在了靳南霆的床上,而后有了靳小北,她才领证入门。

那时候父亲不知道为何突然消失了,徒留下她,得了个不知廉耻不知满足送上靳南霆床帏的骂名。

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父亲又为什么消失。

但那天早上醒来看到靳南霆愤怒又厌恶的眼神时,她便明白了:她只是靳家饲养的移动血库而已,一个哑巴,不应该想入非非。

她还记得那天早上阳光刺眼,她浑身酸疼,而靳南霆薄唇开合,重复的都是一句话。

“我绝不会喜欢你。”

小说《盛情依旧:哑巴娇妻哪里逃》 第二章 盛小姐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