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男生 > 都市生活 > 傲龙在都

更新时间:2020-02-24 16:57:15

傲龙在都

傲龙在都

来源:掌中云作者:自白分类:都市生活 主角:许不为郑欣然

《傲龙在都》第11章鸡犬不宁的家族免费试读夜深了,天猫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郑欣然背着包包在前面,许不为双手拎着好几只纸袋跟着,穿梭其中。在这个拥有两千多万人口的楚天市,天猫街绝对是一条小资聚集的地方,在这样的人群中,许不为显得特异,倍受嗤之以鼻的目光洗礼。尤其是许不为的一身行头,加一起三百不到,在天猫街消费条**都吃力。相比自小条件更优越的郑欣然,在这样的目光中,犹如被凌迟般,得尽快逃离,径直走向天猫...展开

《傲龙在都》 第11章 鸡犬不宁的家族 免费试读

夜深了,天猫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郑欣然背着包包在前面,许不为双手拎着好几只纸袋跟着,穿梭其中。

在这个拥有两千多万人口的楚天市,天猫街绝对是一条小资聚集的地方,在这样的人群中,许不为显得特异,倍受嗤之以鼻的目光洗礼。

尤其是许不为的一身行头,加一起三百不到,在天猫街消费条**都吃力。

相比自小条件更优越的郑欣然,在这样的目光中,犹如被凌迟般,得尽快逃离,径直走向天猫街的尽头。

“回家吧!”郑欣然与许不为说。

家里的情况到底如何,郑欣然全然不知,中途几个电话打来,她都没接,想必焦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上车!”许不为冲前头的郑欣然说。

郑欣然回头愣了许久,在此刻,她真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以躲避众人的目光,她承认,此刻,她虚荣了。

许不为骑着电驴追上了郑欣然,且细声温柔地与她保证道:“我保证,我就是你的如意夫婿,好坏不在今朝,而是明天。”

许不为从来不说这样令人幻想的情话,甚至这连情话都不是。

郑欣然无奈,只能坐上电驴,聊胜于无,总比双脚走路逃得快些。

许不为从碧波潭出来之后,就相信,一切都会随之改变,拥有美好富足的生活,赢得所有人的尊重,大话就可以说得清新脱俗些。

电驴轻快,转眼之间就消失在疑惑,鄙视,嘲讽的目光与议论声中。

……

江山云苑,郑欣然在身边,小保安没有再嘲笑许不为,顺利到家。

刚踏进家门,郑家气氛就异常的压抑,韩金萍在沙发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骂,郑鸿儒满脸愁容坐在餐桌旁打电话求支援,郑欣动依然没心没肺地吃鸡。

“窝囊废,都是你这个没用的男人招惹的是非……”见到许不为归来,韩金萍的哭骂对象瞬间转变到许不为的身上。

“难道要欣然去换郑欣一就如你意了吗?”许不为不怒不气,轻描谈写地回应了一句。

“……”韩金萍哑口无言,愣神望着郑欣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作为母亲,怎么可能把女儿推向深渊去换取儿子周全。

郑鸿儒倒是惊愕地瞥了一眼许不为,今天许不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与从前判若两人,令他不解。

生意场上,郑鸿儒算是阅人无数了,可是偏偏看不懂许不为。

如果是从前,这样的场面,许不为只能默默挨骂,但今天郑欣然突然发现,许不为不再是沉默的羔羊,一但反驳,分分钟可能上演悲剧,郑欣然并不想。

“你回屋吧!”郑欣然无奈,推了一把许不为。

“好嘞!”许不为欣然接受妻子郑欣然的安排,甩头阔步回屋去了。

外面的客厅里一时寂静,而后郑欣然也回到了屋里,此时又看到许不为倚窗看楚天市夜景。

隔着窗户玻璃,玻璃上印着许不为的影子,外面的夜景也犹如玻璃上的影子,是虚幻的。

郑欣然今天确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许不为在郑氏家族不受尊重,地位低,连带自已也被看不起,失掉尊严,她都可以理解,可是她不能理解,家族内所有人,包括自已的父亲,居然同意,并隐瞒自已,把自已当作一件物品与人交换。

郑欣然在家族会议上的那一刻,心如死灰。

她在内心挣扎,呼喊,可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家族会议的决定,而且在会的都是亲人,此时,唯有一个与自已毫无血缘关系的“窝囊废”许不为跳了出来,把自已带离了令她窒息的会议现场。

在那一刻,许不为不是窝囊废,而是一个形象高大的正直男子,也在那一刻的恍惚,才有后来的起落猜疑。

郑欣然望了一眼许不为,她还是沉默了,拿着自已的衣物去洗澡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应该在酒店开个房间?”许不为对着玻璃上的影子嘟囔,而后又嘲笑起来,“我居然要开个房间睡自已的妻子,笑话!”

郑桐予说错了,郑欣然有没有与许不为同过房,其实连许不为都不确定。

大学时期,郑欣然守身如玉,许诺许不为结婚后再行房事,可是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被判定是不和谐的婚姻,甚至在婚宴的当天,许不为只收到了父母妹妹的祝福,收获更多的只是诅咒。

所以,婚礼的当天,许不为以酒浇愁,入洞房时,早已人事不省,以至于断片,根本记不起来当晚的故事。

可笑,很可笑。

接二连三的攻击与嘲弄,许不为从此被郑欣然冷落,甚至他只属于床下地铺,很可笑。

“你不洗吗?”

许不为扭头,头发湿漉漉,穿着浴袍的郑欣然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询问他。

出水芙蓉应该是为郑欣然所造的词,尽管她穿着白色浴袍,可领口处依然可见得雪白一片,甚至隐约可见沟壑,犹如婴儿般的肌肤,令人想扑上去啃一口。

“嗯。”许不为咽了口唾沫回答。

郑欣然依然忍不住抿嘴一笑,女人都喜欢自已有吸引男人的魅力,且为之而自豪,郑欣然也不例外。

……

到底还是没有被允许上床,与人传说一致,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许不为的待遇真不如一条宠物狗。

昏暗中盯着天花板,他有幻想,但他必需按捺住,早晚有一天,他可以真正成为郑欣然的丈夫,不,是爱人。

郑鸿儒在客厅里不断打电话,接电话,隐约可以听见,他与房产中介打电话,都已经逼到了卖房子的地步了,想必车子也得易手他人,收拢现金。

这一夜,不仅郑鸿儒搞得焦头烂额,恐怕整个郑氏家族都被搞得鸡犬不宁,也只有许不为在暗自兴奋。

事实上,正如许不为所想,为保住郑家这条破船,从起初的营救郑欣一变成了聚资还贷,郑家人至今都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不为不急,他必需给郑氏家族一个深刻的教训,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一个无法抹去的痕迹。

小说《傲龙在都》 第11章 鸡犬不宁的家族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