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高调婚宠:闪婚老公太难缠

更新时间:2020-01-17 11:40:10

高调婚宠:闪婚老公太难缠

高调婚宠:闪婚老公太难缠

来源:追书云作者:暖春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戴清歌高瑾寒

《高调婚宠:闪婚老公太难缠》第9章好好向你姐姐学习免费试读戴若彤很生气。戴清歌回来的那天曾说过这句话,但她认为这不是真的。她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祖父会放弃她!“放心,等你你进入公司实习,我会好好教你的。”“好好教你。”戴若彤咬牙切齿地说。然而,戴清歌一点也不害怕。她相信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盲人,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真实的戴若彤。“那我就提前感谢我姐姐吧。”戴清歌的脸色没有变,显得很真诚。...展开

《高调婚宠:闪婚老公太难缠》 第9章 好好向你姐姐学习 免费试读

戴若彤很生气。戴清歌回来的那天曾说过这句话,但她认为这不是真的。她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祖父会放弃她!

“放心,等你你进入公司实习,我会好好教你的。”

“好好教你。”戴若彤咬牙切齿地说。

然而,戴清歌一点也不害怕。她相信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盲人,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真实的戴若彤。

“那我就提前感谢我姐姐吧。”戴清歌的脸色没有变,显得很真诚。

戴若彤非常生气,她把她的手扔了。

戴清歌松了一口气,在出去之前坐了一会儿。

她知道拿回股份不会那么容易,但能进入戴的实习也不错,至少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得多。

她全神贯注地走着,没有注意到工作人员员端着托盘走过来。

托盘里的玻璃杯和玻璃瓶砰的一声掉在地板上,在他们掉到地板上之前,酒洒了戴清歌一身。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上面印着红色的液体。

戴清歌和工作人员员都僵住了。

戴清歌知道自己的错误,第一个说:“对不起。”

服务员几乎要哭了,用颤抖的声音说:“这是1870年的拉菲。”

.

戴清歌在礼仪课上对红酒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她知道1982年的红酒是世界上最好的红酒之一,市场价值近很贵的。

虽然对戴家来说是一件小事,但他们肯定不会给她。

“多少钱?”戴清歌板着脸问。

服务员已经哭了:“我们老板花了80万元买的。”

戴清歌看着服务员哭了起来,看着陌生的可怜,虽然她无力赔偿,但她是戴千金的家,对于服务员来说,这是毁灭性的债务。

这边的运动已经惊动了其他人,领头过来了:“怎么啦!”

领头过来看这一幕,当场脸色发白:“怎么回事!你想杀我!”

戴清歌看不下去,就拦住了服务员。“别怪她。我错过了路,撞到了她。

服务员领班看到了戴清歌的脸。他的眼睛扫过她,但随后他笑了。“这是戴千金。

“嗯。”戴清歌认为这没有什么错。

皇家KTV是江海市近年来开业的一家高端会所,但它很快就占领了江海市的休闲娱乐市场。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金石窟,无数的富家子弟,为了在玉皇花中作为身份的象征。

但背后的老板是个谜。

戴清歌很钦佩老板,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他。

戴清歌拍拍自己的头,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不知道她的余生是否会负债。

不久有人来清理现场。戴清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闪着忧虑的神色。

不久之后,一连串的脚步声从遥远的地方走近。

戴清歌紧张地站了起来。

一个穿着邦南西装的高个子男人,高高的鼻子,蓝色的眼睛,西方人。

那人上下打量着戴清歌,眼里闪着光,然后非常尊重地递出一张名片。“你好,我是岳北。”

我中文说得很标准,发音没有问题。

戴清歌很困惑,但还是礼貌地伸手去拿卡片。“你好,我是戴清歌。”

“戴小姐。”岳北点点头:“戴小姐很漂亮,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很好听。”

”“

那么,她要付多少钱呢?

“嗯,酒。”戴清歌觉得岳北奇怪地看着她,好像他在看一件新奇的东西,好像他对戴清歌很好奇。

“哦,红酒!岳北突然说:“既然是戴小姐,那就是100万元。”

戴清歌皱眉。“75万不是吗?”

岳北说:“我们老板以7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的,1982年,这是世界上唯一的拉菲。”

岳北说得有道理。她只是没有一百万美元。

“戴清歌”。

就在这时,附近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戴清歌回头一看,原来是找高瑾寒的。“高瑾寒,你为什么来这儿?”

高瑾寒看见戴清歌的白衬衫上有红酒渍,脸色就变白了,仿佛他是匆匆赶路似的。“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有木有事情?”

“没有。”戴清歌摇摇头。她想到自己打破了这么昂贵的一瓶酒,心里很不高兴。

高瑾寒的脸色变亮了一点,戴清歌不敢看他。他刚才的样子使她感到一种奇怪的害怕。

岳北回头看了看高瑾寒,好像他没有看到高瑾寒。“戴小姐?”

戴清歌不知道如何和岳北急切的眼神交流。

高瑾寒把他手臂上的运动夹克搭在戴清歌身上,然后转身看着岳北。

戴清歌站在他身后,所以当高瑾寒看着岳北时,她没有看到他眼中闪过的警告。

岳北双臂交叉,耐心地解释道:“这位戴小姐撞到了我们的服务员,撞翻了我们老板的拉菲。”

高瑾寒扬起眉毛。“多少钱?”

戴清歌一听见他问价钱,就拉着高瑾寒的衣袖。

高瑾寒一动不动地用反手握住她的手,把它打得太宽了,她再也打不动了。

戴清歌低下头抽了两支烟,但没有抽。

岳北笑着对高瑾寒说:“对不起,这不是现在的价格。高先生一定知道这瓶酒的价值。如果高锟能找到类似的瓶子,我们就放了他。”

戴清歌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为什么她听到岳北说的那些幸灾乐祸的话?

等。

“你怎么知道他姓高?”她记得高瑾寒没有说他的名字,岳北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一阵可怕的寂静。

“高先生是皇家KTV的常客。”

“我和岳先生有些问题。”

当岳北和高瑾寒开始交谈时,事情变得更加奇怪。

戴清歌认为高瑾寒的话更可信。

岳北是一个管理皇家KTV的人,他当然不会说因为他和他的客人有问题而感到尴尬。

“哈哈,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这件事还可以商量,你今天先回去,我回头再问老板怎么解决。”

岳北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但从各个方面来看,他的笑容都很奇怪。

刚提出索赔,现在他们就是朋友了。

“那就谢谢岳先生。”高瑾寒说着,把戴清歌也带上了。

戴清歌远远地回头看了看岳北,发现他还站在那里。

小说《高调婚宠:闪婚老公太难缠》 第9章 好好向你姐姐学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