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独家溺爱娇妻难逃

更新时间:2019-12-11 14:27:28

独家溺爱娇妻难逃

独家溺爱娇妻难逃

来源:微阅云作者:戚戚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白以云敖墨舟

《独家溺爱娇妻难逃》第6章免费试读奉行着不该看的别看的原则,助理递上资料以后,立刻转身:“敖总,我走了。”敖墨舟结果资料点点头:“辛苦。”“不辛苦。”助理转身就走。他其实瞄见了,总裁咋绑着这个女人,什么情况?他要赶紧走,以免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被总裁杀人灭口。没想到总裁平常看起来挺冷酷的,竟然这么重口味,还手铐,皮鞭,蜡烛的。啧啧啧……助理越想越觉得这种反差吓人,未免真的被杀人灭口,他缩了缩脖子,...展开

《独家溺爱娇妻难逃》 第6章 免费试读

奉行着不该看的别看的原则,助理递上资料以后,立刻转身:“敖总,我走了。”

敖墨舟结果资料点点头:“辛苦。”

“不辛苦。”助理转身就走。

他其实瞄见了,总裁咋绑着这个女人,什么情况?他要赶紧走,以免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被总裁杀人灭口。

没想到总裁平常看起来挺冷酷的,竟然这么重口味,还手铐,皮鞭,蜡烛的。啧啧啧……

助理越想越觉得这种反差吓人,未免真的被杀人灭口,他缩了缩脖子,急忙走了。

敖墨舟拿了资料,坐在一旁优雅的翘着二郎腿,查看着白以云的资料。

白以云一脸忐忑不安,这个变态不是这么快就查到她的老底了吧?这什么人啊?隐隐约约白以云觉得自己好像惹上了一个不该惹,也惹不起的人物。

敖墨舟修长好看的手指一页一页优雅从容的翻看着手中的资料。

他每翻一下,白以云的心就跟着紧张一分。

当他挑眉抬头看向白以云的时候,白以云整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看着白以云紧张的表情,敖墨舟唇角轻扬:“白以云,a大学生,白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白氏集团掌门人是你爷爷,父母在你年幼时不知所踪。前不久,白氏集团出现危机,你爷爷入院治疗,昏迷不醒。白氏集团现在是一团乱,即将面临破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个落魄千金。”

敖墨舟一字一句都敲在白以云的心头上。

他的语气很平静很平静,没有一丝一毫嘲讽的味道,似乎就像是在阐述一件平淡无奇的事情,但是白以云的心却仿佛被针过一样疼,被火烤过一样的难受。

敖墨舟的每一个都像是戳中了她的痛楚。

“是又怎么样?”白以云眉头拧成一团,看着敖墨舟几乎在嚷嚷。

末了,她嗓音嘶哑的吼出声来:“你想怎么样?”白以云害怕了,她害怕眼前的男人在查清楚她的家庭背景以后,会对她的爷爷下手。

所以她表现的像是一只好斗的小狮子。

“视频呢?”敖墨舟看着白以云唇角轻轻扬起,他没有回答白以云的问题,反而是在追问所谓的视频。

“视频我会给你的,但是你要写下保证书,不会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任何的骚扰和威胁。”原来他是想要视频,白以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开始眼睛轱辘转,和敖墨舟周旋起来。

“你朋友是叫岑岚语,亦或者江嘉亮?”敖墨舟冷笑一声,修长的手指在文件翻了一页。

她的笑容让白以云整个人的心都一紧,她心如擂鼓,只想着不能把他们牵扯进来,她看着敖墨舟急急的说:“先生,对不起,我骗了你!根本没有什么视频。”

白以云说完,咬着嘴唇低了低头。

她知道,她失去了谈判的最后砝码,但是她别无选择。

“哦?”敖墨舟眉头轻挑,显得不那么相信,但是眼底却深藏着笃定。

白以云没有看到他眼底的情绪,她抬头再度望向敖墨舟的时候,他眼底的笃定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取代的是一种锋利的光芒。

白以云看着敖墨舟硬着头皮说:“先生,我既然没有录你的视频,我也不会把你企图3p,还有不……”

她说到这,看到眼前的男人脸色骤变,她急忙话锋一转:“总之,我不会将你的事情透露出去,今天的事情我会当做没有看到,你非礼我的事情,把我拷在这里的事情,我统统可以不计较,算是对你救我的报答,我们之间扯平。”

“扯平?”敖墨舟冷哼一声,看着白以云冷笑:“你的生意经是你爷爷交的?白老先生要是这么叫你做生意,也难怪白氏集团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

“不许你侮辱我爷爷!”白以云看着敖墨舟怒吼出声。

敖墨舟随即冷笑一声:“我侮辱你爷爷,你又能奈我如何?再说,我侮辱的是你。”敖墨舟眼睛上下在白以云身上流转。

白以云顺着敖墨舟的目光看去,发现他正在盯着自己的胸口。

她气呼呼的看着敖墨舟,怒骂一声:“流氓!!”

“流氓?”敖墨舟的冷笑声更甚:“可惜,就算我是个流氓,你也不配和我相提并论。打平,那是不可能的。”

他起身走向白以云。

他一步步款款而来,却好像带着一种压迫人的气场。

望着眼前一步步走来的高大英俊身影,白以云瞬间后退:“敖墨舟,你想干什么?”

她看着敖墨舟惊慌出声。

她话音刚落,敖墨舟修长的手指就挑起了她的下巴,冷笑出声:“我想干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说话间,他附身,覆唇而下。

他温热的唇瓣,带着灼热的呼吸,尽数密密麻麻的喷薄在白以云的脸上。

白以云顿时瞪大眼睛,惊愕到不行,瞬间,她条件反射似的抬脚踹向敖墨舟,却被敖墨舟按住腿,他单膝跪在椅子上,膝盖强势挤进她的双腿之间。

白以云心里咯噔一声,整个人都在发抖。

窒息之间,她感觉天旋地转。

眼前的男人吻技实在是太差了。

和别人接吻是享受,和他接吻简直要命。

他想要别人的命。

就在白以云以为自己今天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就算不要命,也肯定“晚节不保”的时候,空气里一首老歌耳熟能详的旋律乍然响起。

白以云明显一愣,水汪汪的眼睛瞬间睁得更大,这年头还有人用这么老土的铃声,这歌的年纪比她都大。

这首歌虽然很老,但是很经典,对敖墨舟来说更是意义非凡。

敖墨舟离开白以云的唇,在白以云脸色通红,恼怒的眼神里,他轻挑眉头,用大拇指腹抹了抹嘴角,这般得意的神情,让白以云更加的恼怒生气。

手机还在敖墨舟的口袋里响个不停。

敖墨舟伸手从西装口袋里摸出手机,转身踱步到阳台去接电话。

就是现在,白以云一边用眼神偷瞄着在阳台踱步的敖墨舟,一边开始挣扎被掉在皮手铐上的手腕。

小说《独家溺爱娇妻难逃》 第6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