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若为高嫁

更新时间:2019-12-11 11:09:07

若为高嫁

若为高嫁

来源:追书云作者:吕_高_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夏青应辟方

《若为高嫁》第10章免费试读应母与方婉儿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见她也是看着她们,应母冷哼一声:“你还不走?还想不知羞耻的赖在这里吗?”夏青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在应家叹的气可真是多,十六年也没有这么多过,她走上前,蹲下身子捡起被撒落在地上的肉干,一根根捡起来放在怀里。“少夫人?”见到应母看着夏青那鄙视的模样,水梦真想把夏青拉起来就走,这些东西撒就撒了,还有什么好捡的啊,没看到应夫人眼底的厌恶和轻视吗...展开

《若为高嫁》 第10章 免费试读

应母与方婉儿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见她也是看着她们,应母冷哼一声:“你还不走?还想不知羞耻的赖在这里吗?”

夏青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在应家叹的气可真是多,十六年也没有这么多过,她走上前,蹲下身子捡起被撒落在地上的肉干,一根根捡起来放在怀里。

“少夫人?”见到应母看着夏青那鄙视的模样,水梦真想把夏青拉起来就走,这些东西撒就撒了,还有什么好捡的啊,没看到应夫人眼底的厌恶和轻视吗?水梦忙说道:“少夫人,我们走吧。”

廖嬷嬷虽然气恼应母的所为,但见少夫人这模样,更恼她的这般低贱,还捡什么啊。

“待我捡完了这些就……”夏青的话没有说完,只因此时应母一脚踩在了她所捡的肉干上,夏青抬起了头,看到的是应母眼底报复的痛快。

应母狠狠的将肉干踩了几下后才抬脚轻蔑的道:“你捡啊,捡起来再吃啊。反正你也是个乡下贱丫头。”

夏青缓缓起身,看着应母,重重的叹了口气:“我与应公子的婚事,是爷爷们定下的。你当时应该努力去说服爷爷奶奶将婚事取消,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你是在说教我?”应母不敢置信的看着夏青。

“我只是想说,既然你无力改变这些事,又不想接受我,那也没有必要这般蛮横无礼,是你本性如此吗?”

言语上没有半分的尊敬,还称她为‘你’?应母突然有种感觉,觉得在这个贱丫头面前,自己竟然成为了她的平辈,她说话的态度,语气,丝毫没有把她当做长辈和应家的主母,这种感觉真让她恨不得上前撕烂了她的嘴。

见应母似乎更气恼的样子,夏青再次蹲下身将应母被踩脏的肉干捡了起来,在应母,方婉儿怒气腾腾又讥讽的目光下,夏青走到了应辟方的面前,将所有的肉干都放进了他的怀里,淡淡说:“鲜肉买来时是10两,我们又花了许些功夫才制成了现在的样子,可被你母亲糟蹋了,你得代你母亲赔我,一共是25两。”

“什么?”应母一听到夏青所说,气得要翻白眼,若不是方婉儿在边上安抚,只怕这会要被气得昏过去了。

望着这双没有什么情感起伏,只有黑白分明让叫人喜欢不起来的眼晴,应辟方也是愣了下才冷声道:“我若是不给呢?”

夏青想了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毁了别人的东西自然也是要还的,你若是不给,那我就留在这里过年吧。”

“什么?”这一次,方婉儿是急了,要是这个夏青真住在应家,那岂不是要和辟方同一个房间,不不,她绝不允许有这种情况出现,忙说:“不就是25两银子吗?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哦。”夏青轻哦了声就走到方婉儿面前。

方婉儿恨恨的跺了中跺脚,朝身后喊:“秋蛾,把钱拿出来。”

当夏青见到秋蛾时,觉得有些面熟,又见这丫头一脸愤恨的望着自己,想到这不是老夫人去逝的那天,她因为饥饿而去灶房里,领她去拿馒头又想羞辱她的丫头吗?没想到竟然会是方婉的贴身侍女,这就可以理解那天为什么这丫头要这么做了。

此时,一个钱袋已经塞进了夏青手里,不过不是秋蛾给的,而是应辟方给的。

应辟方臭着一张脸,谈不上不悦,眼底也没什么厌恶之类的,但也可以感觉出心情并不是那么好。

夏青打开钱袋看了看,数了数后转身离开,其中,并没有再看向任何人,包括陆氏还有小辟临。

水梦与廖嬷嬷赶紧跟上。

上了马车时,廖嬷嬷道:“少夫人,您啊方才真应该服个软,这男人啊,最喜欢会撒娇的女人了。”

“是啊。”水梦也说:“您怎么张口闭口就是钱呢,您那么一说,不是让夫人和公子更加不看待咱们吗?”

夏青抬眸看着二人,问道:“我服个软他们就会对我好吗?会高看我吗?”

“这……至少,至少也不会闹得更僵啊。”

夏青一笑:“你们是希望我像陆姨娘那样吗?”

“是啊。”水梦说完,又觉得也不该是,就听得夏青说:“那样结果似乎也是在被欺负呢。”

廖嬷嬷与水梦互望了眼,皆叹了口气,说实在的,她们心里都不知道这少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论说的吧,她说的也对,做的也没什么不对,可就是……她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此时,夏青将方才应辟方给的那个小钱袋放在廖嬷嬷手里说:“等回了村里,你让村里在应家做长工的人把这25两银子带去给陆姨娘。”

廖嬷嬷忙说:“少夫人,这25两可不是小数目啊。”

水梦也奇道:“为什么您要帮着陆姨娘?”

“我已经将肉干给了小辟临,这25两银子自然也是归他的。不对吗?”夏青奇道。

被夏青这么一问,廖嬷嬷与水梦一时说不出话来。

回到了潮水村,日子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层不变的生活,水梦和廖嬷嬷也发现她们家的少夫人根本就闲不下来,喜欢做这做那,帮这帮那不说,还喜欢乱走,有时一天也会见不着人影,先时,她们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惊得找了一天,后来才知道她竟然瞒着她们偷偷上山了,也才知道家里的那些晒干的肉其实都是她打猎得来的。

说了几次没什么用,气得廖嬷嬷整整半个月没和夏青说一句话,直到一场悍见的大雪突如其来,竟然连续下了一个月,而这一个月内,三人足不出户,在家里烤着火,吃着干肉,廖嬷嬷对夏青的态度才逐渐好转。

“听说外面冻死了不少人。”水梦看着手中的肉干和馒头惋惜的道:“咱们是多亏了少夫人家里存了干粮,要是只是那些米,恐怕也撑不了几日。”

“这样的大雪,已经十多年未曾遇上了。看来今年又会冻死不少人啊。”廖嬷嬷看向正喝着水夏青,愧疚的说道:“少夫人,都怪老奴没有先见之明,还累得少夫人上山守猎以备后患。”

“我们是一家人,哪有累不累之说啊。”夏青笑笑,摸上自己滚圆的肚子:“已经是第六个月了。”

“可不是,再过三个多月啊,您就要生了。”看到夏青的肚子,廖嬷嬷和水梦都喜逐颜开,她们都在心里祈求上苍能让少夫人生个大胖儿子。

听得夏青说道:“这二个月的银子,应家还没送过来呢。这样的大雪,看来要等到下个月了。”

水梦道:“咱们现在也不缺钱,少夫人先把身子养好了才是正事。”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自供自足,都不用花什么钱,所以在这钱事上,水梦反倒是不急了,也不相信诺大的应家会来克扣什么的。

夏青看着自己的肚子,六个月的肚子并不大,这孩子也没有怎么折腾她,安静的很,除了偶尔会在肚子里动一下让她感觉到他的存在,真的很神奇呀,看完自个肚子,夏青才看向水梦,笑笑说:“等雪停了,去崔一下吧。”

过了半响,夏青这么一句,水梦与廖嬷嬷一时还真不明白她所指啥,等明白过来时,水梦道:“少夫人是怕应家赖帐吗?这不可……”

夏青问道:“方姑娘应该已经接入应府了吧?”

水梦的声音便嘎然而止了,想到方婉儿,她沉着脸点点头:“正是二个月前的事。”随即她恍然看向夏青:“少夫人是认为这个方氏会针对您?”

夏青摇摇头:“我不知道她会不会针对我,但应家二个月未给我们钱了是事实,所以,等雪停了,咱们就去镇上一趟吧。”

“少夫人也要去吗?”水梦担忧的道。

“我明白了。少夫人想得太周到了。”廖嬷嬷激动的道:“明着少夫人是去讨钱,但其实是给自己和公子制造见面的机会,是吧?”

“是这样吗?”水梦看向夏青,若是在之前或许她也会这般想,但现在,她并不觉得这位少夫人有她们想像中那般重视公子。

不想,夏青却是点了点头,对着二人笑了笑,又拿了根肉干啃着吃。

“少夫人,您早该这么做了。”廖嬷嬷一脸的欣慰。

水梦却还是有着一些不相信:“少夫人,您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夏青肯定的点点头:“是呀。我怕他把我给忘了。”说着轻拧了下眉。

“少夫人,您若是早些时候这样想,或许咱们也不会被流放到乡下来过这样的日子。”廖嬷嬷突然哽咽起来:“老奴就怕您没有这个争胜的心啊。”

“少夫人,”水梦也在边上说道:“您要真是这样想,那真是太好了,这女人啊,有自己的本事固然是好,可若是被妾氏夺了后院的权利,利,会被人笑话啊。”

夏青看着二人,低头想了会,说道:“我最担心的就是欠债的人把债主给忘了。”

廖嬷嬷和水梦皆一怔,欠债的人?债主?什么意思?

夏青没再说什么,又低下头啃她的肉干去了,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她觉得自己很能吃,怎么吃都吃不饱似的。现在,她满心期待这个孩子的出世,要是山那边的爷爷婶婶知道了,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至于廖嬷嬷与水梦说的事么,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这一场雪,下了近四十天才停。

当夏青三人打开屋门准备清理门内门外的积雪时,听到了一片片的哀哭声,放眼望去,村里的人正将一个个被冻死的人抬出来,有大有小,很是凄惨。

水梦见状赶紧挡在了夏青的面前,轻道:“少夫人别看,免得煞到了腹中的孩子。”

夏青平静的站着,安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别的表情来,半响,她推开了夏青,望着面前的这一切。

“少夫人,这样不好。”廖嬷嬷提醒道。

夏青摇摇头:“没事的,虽然孩子没有出生,但他一出世,便是生活在这个世道里的,看与不看,也就没区别了。我们去帮忙吧。”说着,夏青已挽起袖子,走进了人群里。

廖嬷嬷与水梦皆一愣,忙匆匆追上夏青的步伐。

小说《若为高嫁》 第1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