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医妃好狂:皇叔,我来了!

更新时间:2020-09-12 13:39:17

医妃好狂:皇叔,我来了!

医妃好狂:皇叔,我来了!

来源:微小宝作者:桑小小分类:穿越架空主角:叶挽歌秦非夜

《医妃好狂:皇叔,我来了!》第八章替死鬼免费试读叶芷芙脸色苍叶,眼神之中满是怨恨,她抬眸死死的瞪着叶挽歌。“你自己跑去七皇子府自杀,自己蠢与我何干?就你这般模样,七皇子能看得上你?异想天开!你自己什么样子,你不会照镜子吗?还总问我你是不是很丑很胖?叶挽歌,你自己如何,自己不知道吗?”叶芷芙已经不顾一切了,过往所有的伪装全部撕破开来,她脸上满是鄙夷,似乎多看叶挽歌一眼都觉得污了自己的眼。若是换了过...展开

《医妃好狂:皇叔,我来了!》 第八章 替死鬼 免费试读

叶芷芙脸色苍叶,眼神之中满是怨恨,她抬眸死死的瞪着叶挽歌。

“你自己跑去七皇子府自杀,自己蠢与我何干?就你这般模样,七皇子能看得上你?异想天开!你自己什么样子,你不会照镜子吗?还总问我你是不是很丑很胖?叶挽歌,你自己如何,自己不知道吗?”

叶芷芙已经不顾一切了,过往所有的伪装全部撕破开来,她脸上满是鄙夷,似乎多看叶挽歌一眼都觉得污了自己的眼。

若是换了过去的叶挽歌,定然是哭上一顿然后要死要活了,可现在的叶挽歌却一脸无所谓。

她笑道,“小叶莲,不装了?从前我问你时,你怎么说来着?你说我这样最美了,做自己便好,啧啧啧,真是好会伪装啊,欸,你别扯开话题啊,这药,是不是你叫柳儿送来的?”

叶芷芙敛下眸中情绪,昂起头,“是又如何?是我送的便是我下的毒了吗?你有什么证据!”

叶挽歌凤眸半眯,好一个叶芷芙,看来她是打算咬死不认了,再者这么多年来她喝都喝了,着实找不出证据来,她瞬间心情不好,脚下力道更重了几分。

“啊……松开!你这胖……松开!”饶是已经冷静全无,叶芷芙尚不敢当着叶笙的说出那两个字,从前的她每每听到胖子这些字眼都会发脾气,更遑论是现在,现在的她就是一个疯子!一个恶魔!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

院子外突然出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叶挽歌双眸一暗,门外的掌嘴声似乎停下来很久了,看来是杏儿去搬救兵了啊,她却完全没有要松脚的意思,下一刻,徐氏便匆匆而来。

徐氏一踏进屋子,便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被叶挽歌踩在脚底下。

她惊呼一声,“歌儿,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点松开你妹妹!”

徐氏也不过三十出头,端的是端庄得体的主母派。

叶挽歌又狠狠的踩了一脚,末了还碾了碾,估摸着手指头骨头都断了才慢悠悠的抬起脚来,她姿态轻狂的朝徐氏扬了扬下巴,“姨母来得正好,我在这教训不懂事的庶妹呢。”

徐氏的脸色瞬间不大好,不懂事的庶妹?那是她的女儿!

“还不扶起二小姐?”徐氏叱喝了一声自己身后的两个丫鬟,那两人才急忙上前扶起叶芷芙。

叶芷芙此时脸色苍叶,右手无力的向下垂着,原本保养得极好的芊芊玉手此时红肿不堪,根本无法用力,她微微抖着靠在一个丫鬟身上,眼泪又唰唰的落下。

徐氏十分心疼的看着叶芷芙,她的女儿何曾这样狼狈不堪过!她心中满是怒气,看向叶挽歌时却还是笑了,“歌儿,能否告诉姨母,这是在闹什么?”

“姨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在教训不懂事的庶妹啊,今儿个她犯的错多了去了,说起来我倒是想问问姨母,我这般被抬回了府中,不说请御医,连大夫都不配看了吗?”叶挽歌又幽幽的坐回到软塌之上,她的身体如今着实笨重,站了这么一会竟觉得累。

徐氏未料想叶笙会如此说话,她脸色一怔。

讪讪说道,“歌儿你身体向来不错,姨母便以为没多大事,再者若是惊动了御医,太后老人家又要心疼,考虑许多才没有给歌儿请御医呢,可是身体还觉得不适?”

徐氏一番话说得漂亮得体,说得叶挽歌都要信了,她冷冷一笑,“那说来,是我没有姨母考虑得周到了。”

“说来,不论芷芙今日犯了什么错,你都不应当私下就打她,她若有错你可以同我说,我自会教导她,歌儿你瞧瞧芷芙现在这模样,你于心何忍啊!”徐氏说着也落了泪,她唉声叹气,似乎十分的委屈。

“哦?即便是谋害郡主这样的罪名,也打不得?”叶挽歌懒懒抬眸问道。

“胡说,芷芙怎会谋害于你!”徐氏叱喝。

“姨母,那碗药可还在呢,可不就是叶芷芙叫柳儿给我送来的嘛?”叶挽歌扫了一眼那还好好放着的药碗。

“芷芙这药我是知道的,她从前病了时我便煎服这个味药给她,她想着你或许喝了也能好起来才替你送药,至于下毒,那是无稽之谈!芷芙从小心地善良,小动物都不舍得伤害,怎么会毒害亲姐?柳儿,进来!”徐氏义正言辞的否认,朝着院外大喊了一声。

柳儿低着头,脚步虚浮的进了屋,她进屋之后便头也不敢抬,扑通一声跪在了堂前,她连连叩首,哭着喊道,“夫人,小姐,是奴婢下的毒!是奴婢冤枉了二小姐,都是奴婢的错!”

叶挽歌微微蹙眉,方才还求生呢,此刻这样说法,岂不是求死?她扫了一眼叶芷芙,她眼眸之中有惊诧之色。

“抬起头来。”

柳儿整个身子伏低在地上,低呜着不敢抬头,她一遍一遍的喊着,“全是奴婢一人之错!”

“我再说一遍,抬起头回话!”叶挽歌语气之中隐隐有了怒意。

“柳儿,还不抬头?”徐氏言语之中隐着威胁之意。

柳儿这才抬起头来,只见她双目红肿,脸上满是泪水,眼底带着深深的恐惧和无奈。

“你下的毒?那我问你,为何毒害我?”叶挽歌倒想看看,能编扯出什么理由。

“只因……只因我看大小姐不顺眼,看不得您比我尊贵!”柳儿大声吼完,立刻又低下头。

“那又为何冤枉叶芷芙?”叶挽歌玩味的笑了,看来某些人趁着方才那短短的时间,已经做好了准备啊,真是不得了。

“因二小姐曾责骂过我,我记恨于心……大小姐,您别问了,这都是我一人之错!”柳儿胡乱说完,又猛地磕起了头。

徐氏欲快刀斩乱麻,袍袖一挥,说道,“好大胆的丫头,竟然残害和冤枉主子!拉出去,杖毙!”

一声令下,门外便冲进来两个婆子,一人拉着柳儿一只手臂,便要将她拖出去。

“住手!”

小说《医妃好狂:皇叔,我来了!》 第八章 替死鬼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