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小说免费阅读 第一章 你可真够贱的

时间:2020-02-27 15:12:48

《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小说简介

《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白蝉,主角叫沈梦冉顾皓然,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午夜的钟声回荡在空空落落的房间,宛如巨锤一下下敲击在沈梦冉的心脏,阵阵痛楚翻腾着。今晚,他又不会回来了。忽然,砰的一声,房间大门打开。出现在沈梦冉视线之中的,是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身黑色的阿玛尼......

《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 第一章 你可真够贱的 免费试读

午夜的钟声回荡在空空落落的房间,宛如巨锤一下下敲击在沈梦冉的心脏,阵阵痛楚翻腾着。

今晚,他又不会回来了。

忽然,砰的一声,房间大门打开。

出现在沈梦冉视线之中的,是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身黑色的阿玛尼手工定制西服勾勒出他那完美的身姿。

是她的丈夫——顾皓然。

“你……”沈梦冉话音未落,整个人已被顾皓然从床上拽起,狠狠的扔在了沙发上。

还没回过神,男人高大健硕的身体压了上来,又冷又狠的话音砸在沈梦冉的耳畔“你对杨晴做了什么!”

杨晴?

呵,原来今晚他回来,是为了杨晴——她的姐姐,也是顾皓然的梦中情人。

沈梦冉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夹杂着无比的苦涩,“我能对她做什么?”

“沈梦冉,你可真够贱的!”顾皓然修长的手指紧紧捏住了沈梦冉的下巴,俊美无匹的脸庞,翻腾着滚滚的怒意。

**辣的痛从下巴处传来,沈梦冉的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白天的那一幕。

“沈梦冉,顾皓然爱的人是我。”杨晴趾高气昂的语气带着无比的挑衅:“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娶你?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和我像?你不过是我的替身罢了!”

“要是你还有自知之明的话,我劝你还是赶紧和顾皓然离婚,你一个**犯的女儿,给杨家蒙羞了这么多年,可别再给顾家丢脸了!”

“你胡说!”心中一阵剧痛,沈梦冉狠狠把咖啡泼在了杨晴身上,转身离开。

在沈梦冉出生前,她的母亲沈帆被人绑架并侮辱,就因为这样,沈梦冉家人一直都怀疑她是沈帆被人**后生下的孩子。

从小到大,沈梦冉一直被冷漠对待,父母更是对她恨之入骨,把她过继给了舅舅。

忆及白天的事情,沈梦冉的心,宛如被人狠狠的泼了一杯硫酸,痛得厉害。

杨晴是顾皓然的表嫂,可却明里暗里勾引顾皓然,在杨晴丈夫林南风意外去世后,更是明目张胆。

今天明明是杨晴约她挑衅她,可杨晴却恶人先告状,在顾皓然面前挑拨离间,而且还挑拨的很成功。

“我警告你,不准再伤害杨晴!”

此刻的顾皓然仿佛愤怒的雄狮,狠狠的撕碎了沈梦冉的真丝睡衣,俊美的脸庞寒冰遍布,精壮的腰身用力往前一挺,就要进入她的身体。

每一次要她,顾皓然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魔,把她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

现在沈梦冉明白了,顾皓然恨她。

娶她,是因为她长得像杨晴,和她上床,是把她当成了杨晴的替身。

心脏一阵紧缩,沈梦冉用力挣扎着,用尽全力吼道,“顾皓然,你和我上床,是不是把我当成杨晴的替身!”

“哼!”顾皓然微微一愣,而后冷笑一声,那冰冷的眸光就像一把尖刀要把沈梦冉凌迟一般,薄唇微掀,“你配吗?”

你配吗?

是啊,她配吗?

抬眸,对视上面前男人冰冷的眸光,沈梦冉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沈梦冉爱顾皓然,在她情窦初开的年龄,第一眼看见这个帅气高贵的男人的时候,就沦陷了。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顾皓然爱的是杨晴,那个他名义上的表搜。

可沈梦冉却偏偏不信,她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以为只要她坚持毫无回报的付出,终会打动这个冷漠的男人。

但是,事实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她不仅没有打动这个绝情的男人,更是被伤得体无完肤。

“你放开我!”答案已经昭然若揭,沈梦冉用力想要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顾皓然的脸色更加阴沉,“沈梦冉,你装什么装?你用尽手段,不就是为了爬上我的床么?”

沈梦冉咬牙,“我用了什么手段?”

“你心知肚明!”

不顾身下女人的拼命挣扎反抗,顾皓然**、粗野的进入了她的身体,不停攻略城池……

他的巨大犹如一把利剑一般,仿佛要把沈梦冉劈成两半。

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疼痛,沈梦冉死死咬着唇,承受着男人着的暴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沈梦冉几乎承受不住,要昏死过去的时候,顾皓然才低吼一声,释放出他那浓浓的恨意,抽身离开。

看着站在她面前优雅扣着衬衣扣子的男人,沈梦冉面色苍白,心如死灰,深呼吸了几口气,尽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顾皓然,离婚吧!”

顾皓然修长的手指一顿,幽冷的眸光扫过沈梦冉的脸庞,面无表情的问道,“你说什么?”

“离婚!”沈梦冉猛地坐起身,苍白的小脸浮现出无比的坚定,盯着面前那张冷若冰霜的俊脸,一字一顿,掷地有声,“我沈梦冉,从来不屑做别人的替身!”

小说《蚀骨情深:顾少追妻套路深》 第一章 你可真够贱的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