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秦先生你够了》叶清涟秦远益完结版免费试读 第七章 紫竹小站

时间:2020-02-22 11:37:02

《秦先生你够了》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秦先生你够了》由夏雪雨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清涟秦远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越城的马路上,褪去白天车水马龙的喧哗,回复了黑夜的平静。漆黑的人行道上,霓虹灯下紫竹小站几个字印入叶清涟视力模糊的泪眼,让她突然间心念一动,对着司机喊了一声:“停车!”出租车司机拉下......

《秦先生你够了》 第七章 紫竹小站 免费试读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越城的马路上,褪去白天车水马龙的喧哗,回复了黑夜的平静。

漆黑的人行道上,霓虹灯下紫竹小站几个字印入叶清涟视力模糊的泪眼,让她突然间心念一动,对着司机喊了一声:“停车!”

出租车司机拉下手刹,回头疑惑地看着她,她从手提包里翻出车资,客气地说:“麻烦你了,我就在这下。”

叶清涟推开餐吧的玻璃门,里面跟过去一样,没有一个客人,也依旧会营业到凌晨,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收银台前打游戏。

看到那小伙子,清涟心中有些惊喜喊道:“小凤!”

那小伙子听到人声,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惊讶,“是你,清涟师姐。”

清涟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微笑着说:“还好,证明岁月并没有带走我青春的痕迹,你还能认得我。”

小伙子在她对面坐下,也笑了:“你终于回来了,那年你毕业庆典也没有参加,就去了加国,让人相思成疾哦。”

“是吗?当年事发突然,对了,你哥呢?”

紫竹小站是南大校外的一个餐吧,那时每到期末考,图书馆课室都人满为患,后来经秦远益指点,清涟来这里点上一杯奶茶,听着优雅的音乐,静静地看一下午的书,复习效率比在图书馆还高。

班上不是没有人想效仿,只是这里消费不低,随便一杯柠檬水就要二三十元,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但对于叶清涟秦远益这些含着金匙出生的世家孩子来说,这价格就完全不值一提。

这店的老板姓冯,远益他们就戏称他为阿凤(冯),他为人随和,一笑而过,算是默认。

后来他弟弟冯翊君考到南大来读书,也常到到店里来帮忙,很自然地就被成了小凤。

冯翊君的脸上有了悲伤:“我哥两年前走了。”

“他去哪了?真的去环游世界,他这人就爱玩。”叶清涟说话间还带着笑意。

冯翊君听了清涟的话,脸上的悲伤更浓:“是,他以前总想出去走走,不过没钱,他要努力工作攒钱供我读书,两年前,我终于毕业了,他本来可以轻松些,只是医生却诊断出他得了脑癌,硬撑着身体看我穿上学士服拍照后,第二天就永远走了。”

看着冯翊君眼睛有了水雾,清涟连忙道歉:“对不起!”

冯翊君摇头:“没事,我哥知道还有人记得他,也会高兴的。”

清涟急忙转换了话题:“那你现在就是店老板了,生意好像还是那样冷清?”

冯翊君摇头,刚想说不,但瞬间想起某人的叮嘱,马上又止住了,敷衍地说:“算是吧,生意应该说比以前更差些,以前还有你们这些有钱又好学的人来看书,现在那些有钱的,都不爱读书,不是酒吧就是夜场,好学的又都消费不起。”

“那你没有想过改变一下?”清涟好心提醒。

“不改了,改了就没了回忆。你要喝什么,还是一杯热的茉莉花茶?”冯翊君问。

清涟想了一下,突然问:“你这有酒吗?我今天想喝酒。”

冯翊君愣了愣,还是点点头:“有,92年的拉斐可以吗?”

他心里有几分不解,印象中她以前是连冷饮也不喝的,今天居然要喝酒,不过细看她眼睛下面两个肿起的桃子,还有右脸上没有完全褪去的红肿的痕迹,想到这两天的新闻,似乎又明白了一些。

清涟没有计较,点点头,冯翊君去里面拿酒时,迅速拔通了一个号码:“秦哥,清涟师姐真的来店里了!”

秦远益接到电话时,正在主持北美分行高层的联合视频会议,正是讨论到问题的关键处,他稍犹豫,皱眉问:“她现在怎么样?我这里有点事,暂时走不开。”

冯翊君也是机灵的,知道秦远益不来,肯定是脱不开身,连忙说:“精神看起来还行,不过她家出了这么多事,心情肯定是不好了。”

秦远益看到电脑屏幕里的人已经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说:“你先帮我照顾她,这里我尽快完事后过来接她。”

挂了电话后,秦远益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心中却是在窃喜,紫竹小站是两人热恋时,留下最多美好回忆的一个地方。

清涟离开这些年,他只要有空,都会到那里坐坐,喝一杯咖啡,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眼前仿佛又看到清涟坐对面,两人轻松地聊聊生活,聊聊人生,还有那些他并不感兴趣,从清涟口中说出,就变得无比搞笑的名星八卦。

大冯离世后,冯翊君因为店里已经入不敷出,想过结业,秦远益毫不犹豫地把店盘下来,就希望有一天,她会突然出现在那里。今天,总算是如愿了。

冯翊君开了一瓶秦远益珍藏在这里的拉斐,又拿了两个杯子,叶清涟心情郁闷,喝起来居然就停不下。

瓶中的红酒很快就喝了一大半,冯翊君看着她酒精作用下泛红的脸,有点担心,按住她还要倒酒的手说:“清涟师姐,你不能再喝了!”

叶清涟撇撇嘴问:“你要打烊了?”

冯翊君皱眉:“你有不痛快说出来,喊出来都行,你这样喝酒太伤身了!”

清涟已经有些迷糊,大着舌头说:“我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不都知道吗,叶家破产了,我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今天让债主追上门,把他打成骨折,对了,叶家破产,还是我的前男友秦远益给害的,他就是为了报复我,从而报复叶家……”

“你说什么,你说叶家破产,是秦哥害的,不可能吧……”冯翊君不可置信地说。

叶清涟抢过酒瓶,又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老气横秋地说:“你还算小孩子,我们大人的事你不懂,商人重利轻离别,今天就让我喝个痛快……”

她的话没有说完,身体突然一歪,手中的杯子碎在地上,脸上的五官变得扭曲,痛苦得喊出声来:“啊,我肚子好痛。”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冯翊君,他用残存的理智把清涟放到长沙发上,惊恐万分地再次拔通秦远益的电话:“不好了,清涟师姐突然间肚子痛得满地打滚……”

秦远益刚刚结束视频会议,文件夹也没有来得及合上,惊问:“怎么回事,你给她吃什么了?”

“她没有吃东西,就是吵着要喝酒,我就陪着她喝了大半瓶拉斐。”冯翊君不敢隐瞒,小心翼翼地说。

秦远益猛然一摔手,那支**版的帕克钢笔应声落地,断成两段:“混帐,她不能喝酒,不能吃冷饮你不知道……”

冯翊君暗暗叫苦,他确实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电话那头充满戾气的声音,让他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现在怎么办,我送她上医院?”

秦远益稍冷静想了想说:“你不要再碰她,我马上过来。”

他边说边站起来要往外走,只是他的右小腿突然一酸,使不上力,整个人就半跪在地毯上。

天气预报说,有台风来袭,外面正下着暴雨,四年前那场车祸,他侥幸地捡回一条命,但身体上的损伤已经是不可逆转。

他伸手拿起桌上的药瓶,吞了两片,闭眼歇息了几秒,忍过了最剧烈的那阵疼痛,重新站起来,匆匆地向着车库走去。

小说《秦先生你够了》 第七章 紫竹小站 试读结束。